近日裸心集团发布了BULA, O2O­空间共享平台,让你随时随地享受运动课程。

 

裸心集团,这家总部位于上海并且获奖无数的高端度假村运营商,也是中国最大的高端联合办公经营者,宣布推出旗下又一创新服务:BULA空间共享平台。­

 

受“裸心社”、“滴滴打车”、“爱彼迎(Airbnb)”、“摩拜单车”和其他市场领先共享经济的成功所启发,BULA将业务范围进一步推向房地产市场,并将共享经济的理念应用于运动和健康产业。BULA目前专注于上海市场,但计划在全球迅速推广。用户可以通过微信公众号轻松地访问BULA

 

 

BULA,任何一个拥有闲置空间的人都可以在BULA上以小时为单位出租空间, 并且自己设置闲置时间和价格。自推出起,BULA上已经有超过200个上海市中心的可用空间,包括位于K11豪华购物中心顶层的VLab健身房和M1NT夜店等标志性的空间。裸心社也已罗列出了其在上海的8个现有办公空间中的各种房间,包括裸心社新天地旗舰、裸心社南京洒满阳光的露台,以及裸心社在娄山关路开辟的共计1.1万平方米的全新空间。

 

专业运动教练可以在BULA的微信app上浏览空间并预定具体的时间段,然后按自己规定的人均价格创建课程。由于在BULA上,教练们不需要在工作室健身设备或长期房租上进行投资,所以通常来说,我们提供的价格也比很多年费会员的价格都要低。此外相应的,通过BULA上课的学员既不需要支付任何会员费,也不需要提前支付大笔课程费。在推出时,BULA已经在其平台上拥有超过40名资深运动教练。

 

学生们可以在BULA的微信app上搜索课程和导师,选好之后购买课程,就可以开始上课了。打开BULA时,学生看到的第一个页面是一系列根据时间和位置排列的可选课程,它使得浏览课程变得更加轻松。学生还可以通过一些课程类型标签来筛选课程,比如瑜伽、高强度间歇性训练(HIIT)、普拉提、尊巴、拳击、钢管舞、空中瑜伽以及许多种其他健身和健康活动。

 

 

“健身产业模式已经崩溃。目前健身领域是由房地产价格决定的,高昂的房地产价格破坏了健身行业。这导致了健身体验只能被局限在糟糕的空间里,或者被迫采用一些糟糕的商业模式,比如:预付费会员或月卡会员。只要消费者一付钱,经营者就开始赌这些消费者不会再出现。这种模式真的很不健康。所以,我感到无比兴奋:BULA有机会重新定义健身行业,为地球上的每一个人,特别是所有的专业健身人士、训练员和教练的利益而努力。在过去10年里,裸心已经成功地建立了一个强大的品牌,它建立在裸心“心向自然,返璞归真”的精神理念上,并开始重新思考诸如度假村和办公室等重要产业的运营方式。现在我们对能把我们的天赋用于健身和健康领域感到欣喜若狂。我相信BULA将会发展到为全球提供服务。” 裸心集团创始人,同时也是BULA联合创始人,高天成Grant Horsfield如是说。

 

 

BULA在很多方面都可以说是激动人心的创新。首先,它能帮助全球的运动健康产业更为健康而高效地发展,这就像“滴滴打车”、“摩拜单车”以及“爱彼迎(Airbnb)”在它们所在市场领域中做的革新一样。其次,BULA与中国全民健身计划的目标保持了高度一致——即在2020年前让七亿人每周锻炼一次,让四亿人锻炼地更加频繁。此外,BULA运用“双创”(创新创业)理念,将健身教练的收入增至原来在传统健身房里工作的三到四倍,从而促生大量新生代的创业者。第三,拥有国际化视野的华人团队组成的成立于上海本土的naked Innovation 创立了BULA,这是又一案例说明了:真实的创新现在是如何在中国发生的。我们很自豪在短短几年的时间里,中国已经从一个盲目的模仿者转变为被模仿的对象”,裸心集团首席创新官兼BULA联合创始人,卢汉森Dominic Penaloza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