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美国电影《刺杀 金/正/恩 》(interview)中,两位主角被 CIA 要求在采访时暗杀 金/正/恩,方法是握手时给他下毒。 

 

虽然电影最后 金/正/恩 并不是死于中毒,然而现实中,金/正/恩 的哥哥——金正男却真的被毒死了。

 

本周一(13日),金正日长子,46 岁的金正男在马来西亚首都吉隆坡的机场遇刺身亡。

 

作为悲情王子,金正男的一生秒杀你熟悉的所有谍战特工大片、宫斗剧。

 

算计,阴谋和鲜血,究竟这是弑兄宫斗,还是他国嫁祸遏止朝鲜?真相也是迷离扑朔。

 

 

刺杀金正男

 

最先报道此消息的是韩联社。消息一出,全世界都炸锅了。关于金正男的死因更是众说纷纭,有人说是被湿布捂死的,有说是被毒布捂死,还有人说是被打了毒针。

 

后来终于有了比较可信的说法。

 

 

谋杀现场示意图

 

马来西亚媒体报道,当时金正男正在吉隆坡第二国际机场购物区,等候飞往澳门的航班。

 

一名女子从后面用一块沾满液体的布蒙住金正男的面部,另一名女子在他前方喷溅液体,造成他双眼灼伤。

 

据称金正男当时还是清醒的,立即向机场工作人员求助,然后工作人员报了警,最终金正男在送往医院的途中毒发身亡。

 

警察称,当时金正男使用的姓名是KIM CHOL (常用化名),出生日期是1970年6月10日,地点是平壤,护照号码是836410070。

 

关于杀死金正男的女子,韩国《每日经济》说是“两名朝鲜女特工”。结果没过几个小时,其中一名“女特工”就落网了。

 

 

这名女子被认为是疑似刺杀金正男的女间谍

 

这名女子持有越南旅行证件,外貌与机场监控录像高度相符,她独自一人返回机场时被逮捕。

 

更奇特的是,这名越南女子说自己刺杀金正男的行为,是一场“恶作剧”。

 

她说来大马旅行,同行的另外4名男子要进行一场恶作剧,指示她与同伴分別使用喷剂朝金正男脸部喷射,另一人则以手帕捂住金正男脸部。

 

第二天(14日)她为了寻找同行友人,在不熟悉大马的情况下,只好重返机场,因此遭到逮捕。

 

她口中指使这起“恶作剧”的男人,也有被机闭路电视拍到。案发后,该男子进入机场厕所换衣,“变装”后再乘搭出租车离开。

 

虽然嫌疑犯抓到一个,“金正男暗杀事件”的真相仍然疑点重重。

 

 

大量的记者聚集在马来西亚停尸房外,等待确认消息。

 

舆论的矛头首先指向金正男同父异母的弟弟,朝鲜现任领导人 金/正/恩 。 “皇室宫斗”“兄弟阋墙”,这样的狗血戏码显然最能戳中吃瓜群众的 high点。

 

但也有观点认为,金/正/恩 现在大权在握,即使朝鲜国内局势有变,金正男回来接手权力的可能性也非常小,金正男之死对他来说有害无利,倒是韩国和CIA更加可疑。

 

然而凶手这么粗糙的业务水平,好像和美剧里 CIA 的水准差距又有点大……真相是怎样,也只能坐等了。

 

 

大受宠爱的私生子

 

说起金正男,也挺可怜的。

 

1971 年出生的他是金正日长子,却是金正日和第二个夫人、影星成蕙琳所生的庶子。

 

 

因为不受当时的大老板金日成认可,金正男只能以透明人活着,童年过得很封闭。

 

据说有一次,4 岁的金正男生重病住院,恰好后妈来医院视察,亲妈只能翻窗逃出,躲在外面的草丛里。

 

金正恩童年

 

亲妈很快就被送去苏联,后因心脏病和忧郁症客死莫斯科,金正男则由姨妈成蕙兰抚养长大。

 

成蕙琳,看着像小s......

 

1994 年,金正男命运发生巨变,金日成的去世使他转正成了集万千宠爱的皇太子。

 

金正男当时受宠到什么程度呢?

 

为了哄他去医院接受蛀牙治疗的奖励,金正日赠送一辆进口高级轿车。

 

金正男赴瑞士留学时,金正日竟然伤心得哭了。每逢生日,金正日都会准时打越洋电话给他庆生。

 

这还不够,金正日会把他抱在办公室里,然后对他说,“以后这个位置就是你的。”

 

这些细节都反映出金正日内心的 os,“要好好把他抚育成人,以后江山都是我宝贝儿子的。”

 

前排是金正日及其子金正男。后排自左向右依次是金正男的家庭教师成慧琅(成惠琳的姐姐)、成惠琅的女儿李南玉、成惠琅之子李翰荣。

 

看他的履历表,多少有点平步青云的意味。

 

从 15 岁开始,金正男开始作为朝鲜计算机委员会委员长参加正式活动。

 

1995 年,年仅 24 岁,他被金正日授予人民军大将军衔。

 

1998 年,他出任了国家公共安全部负责人,其后担任一系列政治和技术的高级领导职务,主持国家高科技事业的总体规划。

 

 

金正男是怎么把一手好牌打烂的?

 

90 年代的金正男看上去前途片光明,留学归国,还会说流利的英语和法语,步步高升,被视为钦定的接班人。

 

可惜他并不想继承,“朝鲜的接班人让我做,我也不做。我一直在国外生活,受民主主义生活方式的影响,比较喜欢自由的生活”。

 

在金正日眼里,他逐渐变成了扶不起的阿斗。

 

 

金正男留学照片

 

刚从海外归国的时候,金正男整天泡在酒吧,被金正日怒骂。酒吧在国外很正常,但在朝鲜就完全不一样了,成了劣迹,甚至堕落。

 

这位皇太子还单纯地以为,“父亲的爱仍在持续。父亲是领导人,而我则在外部自由行动,相互配合。”

 

1995 年,有日本媒体报道,金正男很喜欢日本文化,多次赴东京旅行,在新宿的餐馆吃烤肉,甚至出现在日本红灯区。

 

第一次让金正日颜面尽失是在 2001 年,他用假护照带妻儿入境日本,想在迪士尼游玩,却被驱逐出境,自称”流浪汉“。

 

图为假护照画面

 

对此,金正男也是真耿直 ,“用伪造护照去海外旅行,固然不是什么好事,但用朝鲜护照,能去的国家有几个呢?”

 

东窗事发,还不忘夸奖负责遣返他的日本官员,“作为民主主义国家,日本也是不得已而为之。整个应对过程相当人性化。我是理解的。”

 

在日本记者眼中,金正男礼仪周到,有信必覆,对那些一时难以答复的敏感问题,也不发怒,只是则明示不答。

 

尤其难能可贵的是,贵为“王子”,他从来不吝表达自己的情感,如对作者在生病时的问候,对日本震后核辐射问题的关切等。

 

金正男被遣返

 

他的父亲可不是这么认为的。这起“朝鲜外交史上的屈辱”发生后,金正男遭到彻底冷遇,甚至被剔出继承者名单。

 

效仿中国改革开放,惨遭失宠

 

真正让金正日勃然大怒的,是金正男对朝鲜政治制度的挑衅。

 

9 岁就被送往瑞士留学,19 岁才返回平壤,金正男骨子里刻着西方思想,崇尚国外政治理念,早就埋下了一颗跟老派金正日决裂的炸弹。

 

用他自己话说,” 我完全成长为资本主义青年,回到北朝鲜时,父亲似乎对我有所警惕,大概是我背叛了父亲大人的期待吧。”

 

长期留学国外的金正男亲眼目睹了世界的发展,特别是 1995 到 2005 年,上海的高速发展更是让金正男感触极深。

 

 

金正男在 facebook 用假名 Kim Chol 发布了这张照片。

 

他表示,”朝鲜想要吸引外资促进经济发展,却连最基本的保护投资的环境都没能建立。要想生存,朝鲜必须一边维持社会主义,一边进行经济上的改革开放,向中国学习。“

 

他不仅多次就朝鲜的经济改革开放提出过自己的谏言,还在平壤市中心成立“光明星总会社”,尝试中国式的改革,最后以失败告终,不少人被逮捕。

 

他也被迫离开经济部门,降职为国家安全保卫部副部长。

 

金日成深信,国外生活已经把金正男变成了一位资本主义者。

 

 

在日本记者伟洋志的《父亲金正日与我》一书中,金正男表示,这就是金正日之所以疏远他的理由。

 

 

朝鲜最高权力家庭里的一名“流浪汉”

 

自此,也就是金正日过世前的十几年,金正男逐渐淡出朝鲜核心权力圈。

 

他自称为“浪人”,主要生活在首任夫人所在的北京和第二任夫人所在的澳门两地,并去世界各地旅游,偶尔才回到平壤。

 

 

2007年,金正男在澳门的赌场微笑。

 

流亡在外,金正男却过着挥金如土的生活。

 

他在北京拥有价值达到 100 万美元的两套住宅( 2011 年市场价),在澳门也拥有 300 平方米大的两套住宅和 3 辆汽车。

 

其中还有坊间传闻,朝鲜的主要资金帐号在澳门汇业银行。也就是说,他负责管理朝鲜的海外资金,而每年必去欧洲也使这个传闻显得更可信。

 

 

金正男在澳门的住所

 

2011 年 12 月金正日去世后,金/正/恩 正式执掌大权。

 

金正男很担心遭到暗杀,彻底开启海外流亡之旅,在东南亚销声匿迹。

 

谈到和 金/正/恩 的关系,金正男 表示,"我一次也没有见过他,对他完全不了解",而弟弟金正哲他也仅仅见过几次。

 

他儿子金韩松采访时也表示,“我从来没有见过爷爷金正日和叔叔 金/正/恩,我父亲对政治毫无兴趣。”

 

由此可见,金正男与 金/正/恩 除了血缘关系,谈不上任何兄弟情谊。

 

 

这段采访视频被上传到了YouTube上

 

说是要隐姓埋名,但本性就是太过张扬,金正男在公开场合多次挑衅 金/正/恩。

 

2011 年,金正男公开批评朝鲜三代世袭,对日本朝日电视台表示,“我个人反对三代世袭。” 

 

此后,金正男认为 金/正/恩 缺乏领导能力,“如果有必要,愿意帮助弟弟。”

 

2012 年,他接受采访时更是表示,“ 金/正/恩 政权不会持续太久”。

 

2012年,金正男的照片

 

金/正/恩 估计想拔掉这颗眼中钉,不过,下令刺杀金正男对他的形象及政治利益都不利。他也并不想韩国从中得利。

 

之前金正男至少两次遭遇暗杀计划,一次是在他游奥地利时,被当地政府破坏了计划。

 

还有一次计划在中国,结果被中国政府强烈制止,“在中国的地盘绝对不许动他。“

 

如今,金正男还是不幸遇难了。

 

讽刺的是,在他去世的一天后,朝鲜平壤市举办“金正日花”展览会,纪念曾经最疼爱他的父亲,金正日诞辰 75 周年。

 

而金正男的长子金韩松去年完成学业后返回澳门、大陆等地,目前行踪不明,人身安全备受关注。

 

金韩松在波黑就读时,受警方保护

 


 

 

文 _  Cassie 阿作

余欢对本文也有极大贡献

图片来自网络

以上内容来自「外滩Bund」(微信号:the-bund)

已授权“快版权”(www.kbanquan.com)对文章版权行为进行追究与维权。

欢迎分享,留言交流。转载请注明出处。

 

- THE END -

 

长按下图二维码关注"外滩TheBund(the-bu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