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山利辉(右)指导学徒

 

日本的顶级木工匠人秋山利辉,在 27 岁时便创立了自己的木工品牌“秋山木工”。40 年来,除了木工工作以外,他还一直致力于培养拥有高贵品格和修养的学徒。他将四十年教授弟子的心得写成了一本名为《匠人精神》的书。他至今仍旧坚持,“对于一流的工匠来说,品格比技术更为重要。”(图:秋山利辉(图中)27 岁就成为日本首屈一指的木匠,并开设个人品牌,他发愿培养更多年轻人,32岁时开办木工学校招收学徒,至今持续 40 年)


秋山利辉今年 72 岁,是日本大师级的木匠,他创立的“秋山木工”是日本顶级的高级定制家具品牌,服务于日本天皇皇室、高级宾馆、国会议事堂等处,年销售在 11 亿日元(约等于 5730 万人民币)。但他从不认为自己是一个聪明的人,讲述着童年种种“拙劣事迹”的秋山,显得安静而坦然:“我从小学至中学期间,成绩总是全班的倒数第一,直到初中二年级才学会了写自己的名字⋯⋯”虽然不爱学习,但他倒是很爱做手工活,在小学四年级的时候,他就开始为邻里做一些小木活。16岁时,秋山去到了大阪当地最好的木工所,开始了学徒生涯,22 岁时出师,并很快就成为了木工所中收入最高的木匠。27 岁时,他创建了“秋山木工”这个品牌。虽然这一路走来,颇为顺畅,但想到途中曾遇到的种种帮助,他依然觉得自己应该做些什么事情来回报社会 ,“我想要培养一些比我更厉害的徒弟,然后把他们送出社会、送到各个领域去。”他发了一个愿,希望自己在“秋山木工”创建5年后开始他的学徒计划,没想到5年后他真的做到了,并一直坚持了 40 年。秋山利辉培养的学徒每年都能在日本的技术工艺比赛中包揽金银铜奖。
不过,秋山制定的种种规矩实在严苛:“被录取的学徒,无论男女一律剃光头”、“禁止使用手机,只许书信联系”、“只有在八月盂兰盆节和正月假期才能见到家人”、“研修期间,绝对禁止谈恋爱”⋯⋯这些规矩听起来不近人情也难以理解,难道不剔光头就无法学会木工技术?不遵守这些就无法成为一流的匠人吗?但秋山坚信“要成为一流工匠,品格比技术更重要”,他之所以定下种种规范,实为了考察学徒内心品格。前来报考秋山木工的年轻人需先接受 10 天训练,内容包括打招呼、自我介绍、泡茶等,单自我介绍就需要包括多方面内容:个人情况、家庭环境、目前的状况及目标和梦想,秋山利辉对合格的自我介绍的标准是“当父母听到时,也会感动流泪”。

要进入“秋山木工”,无论男女必须剔光头


今年,有 3 名中国台湾地区的年轻人也远赴日本,去到秋山木工求学,为了考察这三名学生,秋山本人甚至专程赴台湾去到他们的家中,了解各自的家庭情况,连同和他们父母的交谈,通常也都要聊上3 到 5 小时。“如果他们是跟爸爸妈妈、爷爷奶奶生活在一起的话,他们被录取的可能性就会非常大”,在秋山的心中,孩子如果和家人共同生活,并尊敬年长者的话,就意味着他更懂得观察及关爱别人,“如果他足够了解自己的家族先人,那他也会是我们录用的对象。”秋山挑选学徒时有着许多独特的要求,首先是阳光开朗,并要“傻”一点。学木工初衷必须是为了让父母高兴。他认为,“如果一个年轻人出于要让父母高兴和感动,而想要成为明星匠人,那么在这个过程中,无论他碰到多大的困难,无论遇到怎样的逆境,他应该都可以跨越。”
即使获得了入学资格,也不见得就能轻松。学徒期限是八年:第一年是整整一年的学徒见习课程,学习各种基础知识。一年之后,才能成为“正式学徒”,开始为期四年的基本训练、工作规划和匠人须知这三方面的学习。四年后,唯有技术和心性方面磨练成熟者,才会被认定为“工匠”,收到印有名字的“法被”(日式短上衣),得到一边工作一边学习的许可,这个时间为期三年。待8年全部结束后,秋山会让他的学生独立去闯荡世界。 8 年间,学徒每天早上都要长跑,举行朝会,会上需高声诵念“匠人须知 30 条”。这三十条由秋山拟定的规则,每条都遵照“进入作业场所前,必须成为⋯⋯的人”的格式,例如:“进入作业场所前,必须成为执着的人”、“进入作业场所前,必须成为懂得感恩的人”等等,工作前的诵念,如同给自己的提醒与警示。
在全球化、现代化的今天,秋山依旧坚持“学徒制”,他认为, “我们教的不仅仅是技术,最关键是在教徒弟们的人性、心性和德性”。他将他四十年教授弟子的心得写成了一本书,命名为《匠人精神》。这本书的篇幅不长,内容则都是用朴素的字句讲述浅白的道理,有些道理读来甚至还有些不合时宜。但浅显的道理却往往难以做到。在采访中,秋山多次提到了“天命”这一个词,而他每一次签名送书时也都会附上一句“为天命而活”。他说:“每个人都是带着使命来这个世界的,如果有一天明白发现了自己的天命,接下来的人生就会从此变得非常幸福和喜悦。”秋山在 27 岁时感知到了自己的天命,“每一个人只要把自己现在做的事情当成天职来做,做着做着,就会知道自己真正的天命是什么了。”

B=《外滩画报》
A=秋山利辉(Akiyama Toshiteru)

B:你的学徒生涯是怎样的呢?

A:我是 16 岁那年春天在大阪开始学徒生涯的。当时住在师傅家里,最初三年主要是跑腿(干杂活),比如接送师傅的孩子什么的,总之是做些琐事。特别是交货,这可是大家都不愿做的事,却总是让我去干。当时交货是一项很繁重的活,得在自行车后面套上板车,然后把沉重的家具放在板车上,拖着走。如果上坡,即使遇到红灯也不能停下来,要大声吆喝着快速通过,不然一停下就再也动不了了。好不容易到了目的地,经常会碰到泥瓦匠在店铺里干活,跟他们打招呼,他们也不理睬。但我是拉着 10 公斤 20 公斤重的板车来的,不能就这么回去啊,所以我就在旁边给他们帮忙。这样干了一阵子,之前没把我当回事的工头终于动了恻隐之心,说,“行了,你把家具放在一边吧。”我这才能放下家具往回赶。这样的事情几乎天天都有,但也多亏了那段时间的磨练,让原本笨嘴拙舌且腼腆的我变得会说话了。
在五年学徒期间,我不仅掌握了制作家具的技术,还学会了作为一名工匠必须懂得的举止和礼仪规范,可以说,是学徒制度造就了现在的我。

秋山利辉 16 岁时花了第一笔工资 1500 日元买了一把刨刀一直使用至今。他认为刨刀要反复练习到像长在手掌上一样才算够格

 

B: “匠人精神”和“品格比技术更重要”的这些理念,是如何成形的呢?

A:我在当学徒之前,还是孩子的时候就意识到人性比技术更重要了。因为我小时候经常看到工匠干活,而且自己也亲自动手,就在这个过程中有了这个认识。至于说清晰认识到这一点,应该是我独立开设“秋山木工”数年之后的事了。那时我正思考如何回报社会,于是想到了要培养尽可能多的工匠人才,并输送到社会上去。当时就想:培养什么样的匠人呢?当然是培养受人爱戴的真正工匠。

B:现在的年轻人和以前的不一样吗?

A:虽然人的本质没有什么变化,但周围的环境已经很有些懈怠了。成年人的变化是很大的,他们没有接受好的教养教育。家庭和学校在幼年时的教育不足,社会上的企事业单位也缺乏这方面的教育。如果他们能受到良好的修身养性教育,就能像过去一样成长为社会人才。

B: 进入秋山木工的学徒们受到严格要求,为什么现在的年轻人会愿意接受这些规则?

A:进入秋山木工的年轻人都是怀揣要成为“一流工匠”的梦想来的,对于有着梦想的他们来说,剃光头一类的规则并没什么好在意的。8年时间,在一般人眼里也许觉得很长,但对于他们来说是很短的一段时间。在秋山木工只能呆8年,这期间自己能成长为什么样的人,将见分晓。

B: “匠人须知三十条”有做过增删和修改吗?

A:“匠人须知三十条”原本是二十八条,几年前,我增加了第 10 条(进入工作现场,须先是个“好管闲事”的人)和第 11 条(进入工作现场,须先是个“喜欢纠缠”的人)。之所以要增加“好管闲事”和“喜欢纠缠”,是因为我觉得需要进一步加强对人态度方面的内容,于是就正好有了现在的“三十条”。

B: 你认为“全球化”、“现代化”对日本匠人的生存环境会带来不良影响吗?比如,手工制作正在被自动化所替代等。

A:正是因为自动化程度的不断推进,现在人们才会重新关注手工制作的优势和不同之处;而且因为国界和地域疆界的日益模糊,才需要进一步重新认识日本的技术,并在接受现实的情况下,重新确认日本技术的优越性。

“秋山木工”是日本顶级的高级定制家具品牌,服务于日本天皇皇室

B:为消除这些环境的不利影响,你认为匠人们应该如何应对呢?

A: 我们正在积极行动以改善环境(自然、宇宙),现在的匠人并不仅仅在贩卖过去的技术,具有良好修为的匠人在不断增多,社会环境正在朝这个方向转变。

B: “匠人精神”到底指什么?

A:“匠人精神”是指匠人的工作态度和思想方法。具体包括匠人具有自己独立的思想,能创造全新产品;不为金钱所动,只在客户的诚意、热情感召或社会的要求下工作;不偷工减料,在作品中倾注自己的心血等。

B:中国自古似乎不太看得起“匠人”的,比如在国画领域,“文人画历来受追捧,而画匠的作品则不被重视”。依你看,所谓创意、才能等等,于匠人来说有着怎样的关系?

A:我听说中国人之所以喜欢文人画,而鄙薄画匠画,是因为画家们反对一味钻研技法的绘画倾向,这正与我所说的二十一世纪的匠人相同。我认为,二十一世纪匠人,应该是以高尚心性为基础,然后去提高技术水平的匠人,即使拥有创意和才能,也要首先提高自己的心性水平。心性水平高了,技术自然精进。我认为即使本人的创意和才能得到了实现,那种以心性为基础的实现方式和认为只要技术好就行的实现方式,传递给别人的感受也是不一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