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眨眼,詹妮弗·劳伦斯已经 25 岁了。25 岁的她,捧过奥斯卡金像奖,演过无数女主角,完成《饥饿游戏》三部曲,当选青少年偶像,成为超级巨星,拿下全球最高片酬。在《外滩画报》特约撰稿人塔蒂亚娜·罗森斯坦眼里,她也是最随和的演员。(图:劳伦斯跟与她在《饥饿游戏》中搭戏的两位男演员利亚姆· 海姆沃斯(左)和乔什·哈切森相处非常融洽)


放眼好莱坞的后辈新人,詹妮弗·劳伦斯绝对算得上其中最成功最出名的女演员。人们总将“暮光女”克里斯汀·斯图尔特(Kristen Stewart)视作她的劲敌,但无疑,詹妮弗·劳伦斯总是更胜一筹。今年的《福布斯》杂志还把她评选为仅次于斯嘉丽·约翰逊(Scarlett Johansson)的最“吸金”女星。
媒体上铺天盖地都是关于她性格百变莫测的传闻。可想而知,做好詹妮佛·劳伦斯绝不是个容易活儿。直到采访时亲眼见到她,我才发现,完全不是这么回事。她优雅亲切,笑声爽朗,说话时带着南部口音,就像一个平凡的肯塔基女孩儿。她看上去如此年轻,却又有一种说不出的成熟魅力。同时,她也是我见过最随和的巨星。

B=《外滩画报》  L=詹妮弗·劳伦斯(Jennifer Lawrence)

为什么要取悦陌生人?

B:你觉得为什么《饥饿游戏》系列电影能风靡全球?

L:这很简单。《饥饿游戏》和《哈利·波特》、《指环王》这类作品一样,都是一个人决定全世界命运的故事,但这在现实生活中几乎不可能发生。生活中的我们往往处于脆弱、无力、忧伤的境况。

B:这听上去很消极啊?

L:当然不是!因为生活中除了遭遇挫折,我们还拥有希望。人类所能体验到最强烈的情感一定是希望带来的。《饥饿游戏》这样的电影就充满希望。电影里,我们总会变得强大、自信,总会改变自己,解决一切难题。这非常鼓励人心,一点也不消极。我想,人们非常需要这样的故事。再说了,《饥饿游戏》确实是部很好看的电影啊!制作、配乐、动作场面都非常棒!

B:到了即将上映的《饥饿游戏 3:嘲笑鸟(下)》,这个系列电影已经成为现象级的神作了,你扮演的女主角凯特尼丝又会有什么特别的遭遇?

L:我的女主角开始觉醒,她意识到她所面临的狂风骤雨不仅威胁她个人的生存,更关系到所有人的未来命运。凯特尼丝和她的亲密战友盖尔、菲尼克、皮塔一起,开始公然对抗总统斯诺。斯诺一心想要毁掉凯特尼丝,而她带着所有人冒着生命危险去刺杀斯诺。凡人的困境、道德的难题、敌人的强大……她面临着前所未有的挑战。我非常喜欢电影中标志着凯特尼丝重返战斗的一幕,她喊出了那句“所有人把武器对准斯诺!(Turn your weapons to Snow!)”这部电影中有相当多的动作场面,非常带劲,大家一定会喜欢的!——当然对于演员来说就没那么带劲了,因为这意味着我们每天要持续拍摄 14 个小时。

B:如果《饥饿游戏》是个真实的故事,而你身在其中,并且最后会死去,你最后的心愿会是什么?

L:我希望死前能和我的父母、朋友,以及那些支持、关心我的人在一起。

B:你觉得你和导演合作得怎么样?在电影里你一头棕发,但现在你的头发又变成金色的了,总是染来染去,你的头发会不会变得很糟糕?

L:很不好!(大笑)我是说,我和导演、我和我的头发,都相处得不好。为了让弗朗西斯(《饥饿游戏》系列第二部和第三部导演)发疯,我特意把头发剪短了些。当然,我没告诉他真相,说了个别的借口。我刚开始当演员的时候,媒体总对我的身材说三道四。其实他们说得挺对的,所以我后来也控制了一下体重,毕竟我也不想被导演嫌弃。不过那阵子我没少对着自己的照片哭。
虽然我不再是小孩子了,但是女孩对这种事情都很敏感,我心里还是留下了点阴影。我甚至有些怨恨那些让我去节食的人。就算是私下说,我还是会恼火。我为什么要为了取悦陌生人而节食?这件事和我的头发是一回事。这是我的头发,我想怎么样就怎么样。我想变回金色,我想剪短。因为总是折腾头发,我都有点脱发了,现在这样才适合我。

把你的小金人交出来

B:跟你演对手戏的乔什·哈切森(Josh Hutcherson),看上去特别讨人喜欢。你们俩在一起看上去特别有爱,也特别适合。我以前采访他的时候,他甚至说你吻技特别好……

L:他真是太萌了!乔什总是这样,傻傻的,乱开玩笑。不过我们几个都挺傻的,我,乔什,伍迪·哈里森(Woody Harrelson)。我们总是在一起干傻事,找乐子。有的时候刚刚搞笑完,要一下子回到镜头前找到拍摄的状态,还挺难的。伍迪最讨厌了,他到现在还嘲笑我拿奥斯卡金像奖的样子。你肯定还记得我当时上台领奖的时候,差点摔了一跤,导致后来根本没法好好说致谢词。我每次拍戏忘词的时候,他都开我玩笑:“嗨,是不是该把你的小金人交出来了?”不过现在我都忘了我把小金人放哪儿了,要是让他知道肯定得笑死。我只记得我把小金人带回家了,然后就再也找不到了!

B:你和乔什,在现实生活中是什么样的关系?

L:乔什就像我的弟弟一样。我们都是演了《饥饿游戏》才出名的,但在那之前,我们就是朋友了。我们很久以前在某个颁奖典礼上见过一面,说过两句话,和他在一起真的特别棒!我俩可搭调了,而且我们都是肯塔基人,我们的传统、价值观都差不多。有时候对着镜头,我们刚刚开了个玩笑,又要板起脸来或者演一对甜蜜的小情侣。当然工作的时候我们都很认真,不过一离开镜头我俩就搞笑到停不下来。

B:听上去参与《饥饿游戏》的拍摄挺有趣。

L:拍摄的时候我们遇到了很多意外,也有很多惊喜。我印象特别深刻的一次,是杰弗瑞·怀特(Jeffry Wright)——我以前从来没注意过他——决定整我,在片场递给我一个蓝色的小盒子。当时我就震惊了,那可是个蒂凡尼的盒子!我打开盒子的一瞬间,一大堆蚱蜢喷了出来爬到了我身上。气死我了!当然,拍电影也不总是那么有意思,有时候也意味着辛苦的努力。
我确实挺勤奋的,过去八年,为了拍摄《饥饿游戏》我们真的完成了海量的工作。我每天都马不停蹄,甚至都没时间休假。很长一段时间内,我无法推掉我很喜欢的角色,无法拒绝我非常欣赏的电影人。不过现在,我开始学着拒绝了。最近我读到一个非常感人的剧本,太感人了,以至于我都忍不住哭了。但同时我很清楚,这不是一个适合我的角色,倒挺适合阿曼达·塞弗里德(Amanda Seyfried)。我非常喜欢这个剧本,真希望有一天能看到它被搬上银幕。于是我打电话给电影公司,让他们去找阿曼达。

B:为什么许多演员演过情侣之后都爱上了对方?

L:你无法预测生活中会发生什么事,我觉得他们应该也不是故意的。不过,把同行变成恋人其实挺自然,因为天天都会见到,而且有时候拍戏很忙,根本没有时间出去接触新的人。事实上我都忙得没时间谈恋爱。和同事,和搭戏的演员,我更容易找到一样的节奏、兴趣,因而会更理解对方。

B:你有没有在真实生活中运用自己的表演技巧,比方说演出很爱对方的样子?

L:可能偶尔会吧。不过绝大多数情况我还是很正常的,我能把演戏和真实生活区分开。

B:人们总是把你和克里斯汀·斯图尔特作比较。你俩年龄相当,都是好莱坞的宠儿,甚至有剧组会找你们俩为同一个角色试镜。

L:你是想说《暮光之城》吗?当时大概有 15 个候选人竞争那个角色。克里斯汀拿到了角色,我没有。不过那也挺好的,我拿到了《饥饿游戏》的角色。这样我就不用在《暮光之城》和《饥饿游戏》这两个剧组之间疲于奔命了。拍摄还不一定是最难的部分,拍完戏以后到各地去推广电影,也相当花时间、相当累人。

“我没变,但我周围的世界变了”

B:你为什么想做一名演员?

L:某种程度上说,我的童年过得并不是很顺心……在班上,我既不是最漂亮的,也不是最聪明的。那时候我身体很不好,在医院度过了很长一段时间。我 14 岁的时候,有个星探突然在纽约的街头发现了我。从那时起我开始上电视,开始散发自己的光彩。后来我和妈妈一起搬到了洛杉矶住。我妈从洛杉矶打电话给我爸爸,说她一直认为给我看病浪费了很多钱,现在看来,果然只有工作才能治愈我。我父母的幽默感很特别,我的兄弟们也是,现在我已经很适应他们的玩笑了。不过我小时候比较敏感,那时候他们的玩笑还是让我很伤心。这就是我选择做演员的原因,我有个不怎么顺心的童年。

B:你现在这么出名,这么受欢迎,感觉怎么样?

L:上帝啊!我早就决定要做一名演员了,所以很早就考虑过如何做一个公众人物。否则的话,我就是另外一个样子了。不过没错,有时候确实挺难的。出名和受欢迎之间只有一线之隔。前者是有人会在马路上认出你来,后者是粉丝喜欢你,钦佩你,会去看你的电影。不过,确实有些粉丝挺疯狂的。有些人全身心地喜欢你,想知道很多你私生活的细节。我不觉得做演员就有义务照顾所有人的情绪,演员的任务就是完成好自己的工作,能做好这个就已经很不容易了。我的粉丝,绝大多数都是年轻人,甚至青少年,所以他们非常喜欢模仿别人,模仿朋友,或者模仿电影里的人物。如果他们模仿我,我希望能把他们带到正确的、对自我发展有良好影响的路上。

B:你还是少女的时候,谁是你的偶像?

L:贾斯汀·汀布莱克(Justin Timberlake)!尤其是他还在N'Sync组合里的时候。我记得那时候我买了一张他们的唱片,反反复复听了无数遍,听到快吐了。(大笑)现在我也有为我尖叫、为我疯狂的粉丝了。在宣传《饥饿游戏》的时候,我看见一个小姑娘在粉丝堆里激动得昏了过去。感谢上帝,要不是我当时坐在利亚姆·海姆沃斯(Liam Hemsworth)和乔什·哈切森中间,我也会吓得倒下去。如果你要问,出名以后我变了吗?我想我没变,但是我周围的世界变了。我不是想抱怨什么。在我这样的年龄,就已经有这么多钱,和这么棒的工作……我跟朋友们说,要是我敢抱怨,就赶紧打我一拳。

B:如果不做演员,你会做什么?

L:小时候我花了太多时间在医院了。所以我一直想做个医生。我也想做个好妈妈,有一个大家庭,生很多孩子。我挺喜欢住在乡下的,我的家就在肯塔基。虽然我有点粗心,但我是个非常爱干净的人。谁知道呢,说不定我可以当个很好的女仆。(大笑)我记得当我知道自己当上《饥饿游戏》女主角的时候,我立刻回家把冰箱好好打扫了一下才冷静下来。

B:现在《饥饿游戏》已经拍完了,故事结束了。有什么特别的感觉吗?

L:当我演第一部《饥饿游戏》的时候,我就为这一天的到来做好了准备。我对自己说:“你可能演第一部的时候会很开心,但也许下一部就会演得很烂,也可能电影拍起来没完没了让人生厌。”我早就考虑过这些了,不过幸好都没发生。但我没想到演完这个系列,我会收获这么多爱。我一定会想念拍《饥饿游戏》的日子的。不过我想,我得开始演些其他更成熟的角色啦!(大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