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 赛季,对于纳达尔来说的确不算顺利。但不要忘了,这位 29 岁的西班牙球员,已经在世界前三的位置上统治了 10 年时间。毫无疑问,他是世界上最优秀的网球选手之一。“输球不是世界末日,我会更加努力地训练,争取能够卷土重来。”(图:对于纳达尔,2015年并不是顺利的一年,但有意思的是,对此纳达尔本人却很坦然)


10 月 11 日晚上 9 点,纳达尔背上球包,拿起球拍,第二次从球员更衣室里走了出来。他面前是一条长长的走道,走道的另一头是座无虚席的北京奥林匹克公园网球中心钻石球场。几分钟前,就是在这里,他和老对手、排名世界第一的德约科维奇完成了史上第 45 次的交锋。短短 90 分钟的比赛,德约科维奇兵不血刃,以两盘 6 比 2 战胜纳达尔,拿下自己的第 6 个中网冠军


“你怎样看待 ATP 排名下滑?”“现在作哪些训练帮助你重返巅峰?”“你的伤病情况如何?”纳达尔一出现在赛后发布会上,媒体记者就用“长枪短炮”把他围个水泄不通。
2015 赛季,他正经历着整个职业生涯中最低迷的一年。
关于这位西班牙人的身体、竞技和心理状态的议论很多,方向也很一致,大抵就是随着岁月的流逝,他的膝盖、手腕、背部等部位的伤病造成的影响越来越大,以至于他在最熟悉的罗兰·加洛斯(Roland Garros,法网的代称)红土场上也未能打出漂亮的正手穿越,不得不在自己的 29 岁生日这天——6 月 3 日,目送老对手德约科维奇晋级半决赛。
西班牙媒体甚至在赛后打出大幅标题称,纳达尔陷入了前所未有的职业生涯危机。
10 月 12 日晚 8 点半,当纳达尔如约出现在浦东丽思卡尔顿酒店的大堂时,气氛却瞬间变得有些不同:一件黑色休闲西装里透出的格子衬衫,让他显得神采奕奕;深蓝色牛仔裤勾勒出他健美的下身曲线;他用犀利却不失亲和的眼神对在场的每个人微笑并握手,轮到记者时,还大方地行了一个贴面礼。他的举手投足丝毫看不出颓丧,而是显露出坚毅与亲切,霸气与谦和的气质。
“ 2009 年(第一次法网)输球不是世界末日,今年输球也不是。但可以肯定的是,我会更加努力地训练,争取能够卷土重来。”纳达尔笑着说,就像他在任何比赛前都笑着和对手合影一样。

2015年10月11日,中国网球公开赛决赛在中国网球中心落下帷幕。诺瓦克·德约科维奇获得冠军,纳达尔获得亚军

他把自己像一块透明玻璃那样展示给公众

6 月 3 日晚的罗兰·加洛斯法网男单四分之一决赛第三场,原本只是一场普通的八强战,却因为对战双方是纳达尔和德约科维奇,而被赋予特别的意义。要知道,十年前,身穿无袖上衣和七分裤的马洛卡少年纳达尔,正是在这里成功问鼎。时光飞逝,在 29 岁生日这一天,纳达尔带着十年九冠的辉煌再次迈入法网中心球场时,已经是这对男子网坛史上第一双实现“年度全满贯”的球手的第44次交锋。
赛前解说员甚至预测,这必将是一场耗时 5 小时的鏖战。
然而,不到 3 小时,比赛便告结束。除了第一盘后半段,其余时刻纳达尔由于连续失误(不少媒体认为是伤痛造成)而完全被对手压制,他在红土赛场上的招牌武器也失灵了。到了比赛尾声阶段,看到纳达尔一次次在球场上徒劳无功地奔跑救球,相信很多球迷心中都涌上一种疑问,那个属于他的红土时代在哪里?
最终,德约以 3 比 0 横扫全场,晋级四强;而纳达尔已经算“收获”此赛季的个人最好成绩(截至中网决赛前)。
这并不是纳达尔第一次在法网输球。上一次可以追溯到 2009 年的第四轮,纳达尔不敌索德林,拱手让出火枪手杯,随后甚至宣布退出温网卫冕战。那一年,也是纳达尔职业生涯中比较黑暗的时期。但回过头看,分析人士普遍认为,那场比赛其实有很多偶然因素,譬如纳达尔膝盖伤势的隐忧当时已时隐时现,而索德林却打出了职业生涯最精彩的一场球。总之,那场失利并未影响到纳达尔的“红土之王”地位,人们更愿意将其视为一次偶然。随后的日子里,纳达尔也证明了自己,又连续五年拿下法网冠军,彻底奠定了自己红土第一人的历史地位。
今年却有所不同,舆论普遍显得悲观。事实上,今年纳达尔或许因为伤病缠身,抑或是阑尾炎开刀等缘故,一直不在状态。有媒体早就指出,这是他的最糟糕赛季:自 2005 年 21 岁的纳达尔在法网夺冠拿下个人首个大满贯冠军后,便保持每年至少拿下一项大满贯的纪录(2010 年还曾三夺大满贯)。但这一纪录在今年戛然而止,非但四大满贯赛事颗粒无收,世界排名也开始下滑,一度掉到第十。
就是在这样的背景下,好胜的西班牙人还是没有气馁,他如约出现在中国网球公开赛上。巧合的是,他和德约科维奇又于 10 月 11 日晚会师决赛。
这场巅峰对决吸引了众多球迷。观众席上脸熟的明星为数不少,包括携爱子为比赛挑边的奥运拳击冠军邹市明。
但一切正如很多人所预见的,纳达尔虽然也打出了胯下救球的神技,但最终仍没有力挽狂澜,没有晋级。
对于纳达尔,2015 年可谓流年不利。但有意思的是,面对接二连三的失利和外界的各种看衰,纳达尔本人却很坦然,应对方式也与一般人不同。
在与《外滩画报》记者交流的时候,纳达尔态度很谦虚地表示:“德约确实正在经历一个非常令人称赞的赛季。他是最好的球员之一,甚至是我们这项运动有史以来最好的球员之一。近几年来,他非常非常强大。我想这场比赛真正不同的就是,我在迎战一个正处在巅峰期、总是取得胜利的对手,这真的是非常困难。”
昔日的红土之王如此坦然的态度让不少人震惊,澳大利亚名宿伍德布里奇和小威的教练莫拉托鲁就是其中之二。他们都认为,这种从身体到心理全方位暴露给公众的处理方式,是纳达尔真诚性格的最真实体现,勇气可嘉。
“对于处于困境的人来说,你有两种解决问题的方法:否认或者承认。显然,纳达尔选的是后一种。”莫拉托鲁在一次接受外媒采访时说,“不过,我觉得他做得有些过了——在公开场合承认自己处于困境,这是我从未见过的事情。”
即便如此,记者眼前的纳达尔仍然坦坦荡荡,把自己像一块透明的玻璃那样展示在公众面前。
“其实,到目前为止今年还没有受伤,我的身体很好。可是某种程度上我的心理上受了伤,我不想对任何人撒谎。我也会尽我所能,做好一切。”纳达尔这样告诉《外滩画报》记者,语气之诚恳令在场的每个人动容。

10月9日在2015中国网球公开赛男单四分之一决赛中,纳达尔以2比1淘汰索科

2015年10月10日,纳达尔在中网男单半决赛中战胜意大利对手之后

“我称得上世界上最优秀的球员之一”

如果你认为,这些挫折就能打败一个曾经排名世界第一的网球选手的话,你也许错了。我们必须看到,他依然是世界排名第八,冠军积分榜上排名第六的强者。事实上,现今的纳达尔把这一切看得很开,对比赛的认知也有了新高度。最为关键的是,即使坦承失利,他也并未失去对自己的信心与再战的勇气。
对外界认为自己不可能重回巅峰状态的看法,纳达尔作了巧妙回应:“我不知道自己能否算是世界上最优秀的球员之一。如果说我是的话,那我得谦虚地说,我今年没有打出理想的表现。不过从我以前取得的各种成绩来看,我想我称得上是世界上最优秀的球员之一。”
回顾纳达尔的中网战绩,打入男单决赛,是他继 2005 年和 2013 年后的第三次,同时也是本赛季首次杀入硬地赛事的决赛。虽然与巅峰时期相比,还有很大一段距离,但他表示,比起自怨自艾,恢复状态、打出应有水平,才是眼下最重要的任务。

2005 年 4 月 3 日,纳达尔在与费德勒的美网决赛间隙休息

老对手小德的评价可能更为客观:“或许因为纳达尔这十年的表现太不可思议,缔造了太多的新高度——14 次大满贯,让人对他期望过高。状态稍有起伏,就会有人说他不完美了。”
是的,至少从中网看,一路过关斩将打进决赛,没有实力谈何容易。从某种程度上说,也多少显现了他复苏的曙光,至少纳达尔的球迷始终这么坚信。十年战事,让纳达尔拥有丰富的比赛经验。用小德的话说:“受伤后的纳达尔是我见过的最努力的球员,也是历史上最伟大的球员之一。相信他的汗水会有回报,这其实也诠释了一种伟大。”
在赛场上,纳达尔不屈的意志和顽强的精神是出了名的。谈到驱策这一切的内在动力,纳达尔告诉《外滩画报》记者:“那就是对自己所做的事情的热情。我热爱我所做的一切,所以我如此真实地面对它。”
对纳达尔来说,享受在顶级赛场上与最强对手较量的过程才是重要的,而最大竞争者之间又能保持融洽友好的关系,也是他的愿望,更是他想留给后来者的榜样。
纳达尔心中始终抱有一种对自己事业的尊重。他表示,过去几个月他比六七年前练得都多,因为身体状况很好,就能以自己想要的方式和强度去练习。“这对我来说非常关键,可以帮我找回以前的状态。我觉得自己做得很不错。”纳达尔说。
谈及他会不会因为 3 岁就开始练球,对网球有些厌倦,才会导致状态不佳时,纳达尔笑着回答:“我认为每个人都有对自己所做的事产生厌倦的一天,但总的说来我没有。我非常庆幸并感激能有机会在世界面前展现自己,感激所有我享受到的体验。没有这些比赛、没有网球,我就没机会去认识不同的人,去认识世界,去拥有我多年前不曾想象过的体验。所以,我很享受我现在所做的。但如我所说,每个人都会感觉到累,有时这种感受可能会比其他时候更强烈一点。不过到目前为止,我还是很愿意做好眼下的每一件事情,我乐在其中。”
对于这位西班牙人输球后心态反倒更加积极这件事,以及从不失去自信心的言行,其实很多媒体早就注意到了。当 10 月 13 日他飞抵上海,再次全线出征大师赛,人们并没有感到惊讶。纳达尔表示,对于此次上海之行,很关键的一点就是自己需要克服比赛中的负面情绪,并能正常发挥。
在接下来的比赛中,纳达尔反倒可以卸下所有的包袱,放手一搏。

2014年4月14日,在参加蒙特卡罗大师赛期间,纳达尔登上“Tuiga”游艇

2006年3月12日,纳达尔在印第安维尔斯大师赛中取胜后,给球迷签名

来自马洛卡岛的“左撇子”

和纳达尔交流,让人不会觉得有压力。他很健谈,浑身散发着一股坚毅与果敢的气质,又不乏平和与柔软。即便采访是在他的低谷期进行,从他身上也看不出消极,举手投足间仍散发着魅力。
记者研究了下他的名字“拉斐尔”,发现原来“拉斐尔”和“加百列”一样,在传说中都是四位围绕神宝座的尊贵天使长之一,其中的拉斐尔掌管风,威力无穷。纳达尔的身上似乎有一种稳重而神奇的力量,让人不由得联想到那位风之神。
纳达尔家乡马洛卡岛,位于地中海上散落着珍珠般的巴利阿里群岛,马纳科是岛上一个小得不能再小的城市。
现今的小城里,纳达尔的学校和网球俱乐部已成为知名旅游胜地,带纳达尔打球六年的启蒙教练霍弗雷·博尔塔成了当地的一个导游,他经常告诉前去参观的人们纳达尔小时候的脾气和模样,以及哪一块绿地曾是他练球的地方。

2004年3月23日,在纳斯达克100网球公开赛比赛之余,纳达尔等人在迈阿密海洋馆与海豚嬉戏

2005年1月23日,纳达尔在澳网比赛后乘摩托车返回宾馆

2005年9月13日,中国北京,西班牙网球运动员卡洛斯·莫亚(左)、胡安·卡洛斯·费雷罗(中)和纳达尔(右)身穿中国古代皇帝的龙袍

纳达尔从小就表现出很好的体育天赋。3 岁那年,他跑去当地网球俱乐部找喜欢打网球的托尼叔叔,于是第一次接触到网球。西班牙足球名扬世界,纳达尔的另一个叔叔米格尔还是巴塞罗那的中场大将,捧起过欧洲冠军杯。小纳达尔也受过这位叔叔的调教,球技了得。一直以来,足球和网球都是他的最爱。此后的很长一段时间,看出纳达尔体育天赋的叔叔们仍一直拿捏不定,到底培养他走哪一条路。直至 11 岁那年,纳达尔夺得欧洲少年联赛单打组冠军,才真正成为他人生的转折点。
两个叔叔对童年时的纳达尔影响很大,尤其是托尼——是他教会纳达尔左手正拍的打法。
“我从 10 岁开始才用单手正手击球。托尼叔叔在当时告诉我,是时候用单手击球了,尤其是可以使用左手。虽然当时我们对握拍方式并不是特别在意,我们的主要练习目标是如何赢球,他知道怎样教导会让我学得更快。他倒不强求我如何握拍,主要关注如何让我打得更有攻击性、击球速度更快。我觉得我的握拍没问题就行。”纳达尔告诉《外滩画报》记者。
其实,纳达尔并不是左撇子,吃饭写字也都用右手。那么,这一招左手正拍在球场上到底起了多大作用?多年后,老天王费德勒在谈及输给纳达尔的原因时,总会抛下一句“他是左撇子”。没错,这才是纳达尔成为天王克星的真正原因。
谈起托尼叔叔对自己网球事业的重要性时,纳达尔笑着回忆:“你想我和他已经合作了 26 年,我们几乎每天见面。两个人相处,关系总是时好时坏,但我想,我和他应该是相处融洽的时间比不愉快的时间更多一些。我们对于一路过来的经历都挺满意,对今后几年的合作也抱有比较乐观的态度。”
据纳达尔透露,他已经和叔叔一起,准备在马洛卡开办网球职业学校。他也向《外滩画报》记者表示,中国是一个各方面都在快速发展的国家,网球也不落后。相较他 2005 年第一次来中国,变化相当大,尤其是上海。他会邀请中国青少年前去自己的网球职校学习,让他们在学球技的同时也学习文化知识。
聊到成长,纳达尔不忘感谢一路陪自己走来的朋友给的建议:“当我年龄稍大一些后,我身边涌现出许多良师益友,为我提了许多很好的建议,就像莫亚。”
在纳达尔的成长过程中,不仅两个叔叔起到了重要作用,网球场上的球友也是促进他前进的一大原因。比纳达尔年长 10 岁的名将莫亚,就是他的同乡人,小时候他曾是莫亚的跟屁虫。有意思的是在纳达尔 14 岁那年,在汉堡大师赛上第一次击败莫亚之后,他的奶奶还不乐意地打来电话,责怪托尼叔叔不该让纳达尔战胜师傅莫亚。
纳达尔打球时小动作很多,比如时不时弯下腰整理鞋带,揪一揪裤子,拉一拉衣服,捏一捏耳朵,抹一抹鼻子等等,这些其实都是他小时候养成的习惯。比如揪裤子,是因为儿时穿的裤子总是太小、不合身所导致。而有些如系鞋带等,则是向叔叔们学来的。
有些媒体在评论纳达尔时,总会在“幸运儿”与“拼命三郎”之间摇摆不定。对此纳达尔表示,在这两者之间,他更愿意选择“幸运儿”,因为有许多人也非常努力,然而却欠缺运气,最终一事无成。
“我的职业生涯能够获得成功,我觉得主要是因为运气的缘故。不过与此同时,在网球场上,运气不太靠得住,毕竟一场网球比赛要打那么多比分。即使有一天运气特别好,在整个职业生涯中,日复一日年复一年,最终还是那些准备更充分的选手会获胜。我觉得,我的幸运之处在于,我的身边有那么多帮助我的人,同时我又具备了一点点运动天赋。”纳达尔诚恳地说。

“我的职业生涯能够获得成功, 我觉得主要是因为运气的缘故。但与此同时, 在网球场上, 运气不太靠得住, 毕竟一场网球比赛要打那么多比分。即使有一天运气特别好, 在整个职业生涯中, 日复一日年复一年, 最终还是那些准备更充分的选手会获胜。 ”

在纯朴的乡村民风影响下长大的纳达尔,至今身上仍有很多小时候的影子:谦虚、羞涩,偶尔寡言。刚出道那会,还有人说他比较“冷”,其实就是比较害羞,不知道该怎么和别人打交道。
坊间流传着一段轶事。有一次,霍弗雷去巴塞罗那机场接纳达尔,一个女孩跑过来说:“你能帮我签个名吗,我叫埃娃。”谁知这位西班牙小将羞涩又很庄重地伸出了手:“Hi,我叫拉斐尔·纳达尔。”一旁的霍弗雷笑弯了腰:“难道你以为她真的不认识你吗?”

在纯朴的乡村民风影响下长大的纳达尔,至今身上仍有很多小时候的影子:谦虚、羞涩,偶尔寡言

说到女孩,去年纳达尔被传出一桩绯闻,说他和丹麦 18 岁的希望之星沃兹尼亚奇好上了。他的正牌女友其实是一个名叫玛丽亚·弗朗西斯卡·佩雷罗的姑娘,同样来自马洛卡,与纳达尔的爱情长跑已有三年之久。
一次温网比赛中,西斯卡到场观战,结果纳达尔发挥失常,叔叔托尼教练大为恼火,认定西斯卡让纳达尔分神。从此,人们很少看到西斯卡到现场观看男友打球,这也让他的球迷无缘一睹芳容。不过,纳达尔和西斯卡在一起的亲密照片仍被数度曝光。提到女友,纳达尔曾甜蜜地说:“自己不用喝酒就能感觉有一种兴奋和幸福。”

2013 年 6 月 6 日法网大赛期间,纳达尔忙里偷闲携女友 Xisca Perello 在巴黎街头漫步

在今天的马洛卡岛,纳达尔无疑是最出名的人,女友西斯卡低调的处事风格让当地人对这段恋情似乎视而不见。现在看来纳达尔第一时间极力否认与丹麦女郎的“艳遇”不是没有道理。他祖父也承认孙子的确有一个交往着的女友,还说过“他们俩看上去是那样的般配”。”

“红土之王”的时代

“事实上,我已经 29 岁了,在世界排名前二至三的位置已经有 10 年左右时间。今年我的世界排名会保持在第七左右。职业生涯中有10年时间内排名前三,第11年依然排名前八,这样长的时间跨度,我觉得不能算是一个较短的职业生涯。”对记者说起这段话时,纳达尔多少显得有些委屈。似乎只因近期的低谷,很多人就遗忘了他的辉煌过去。
纳达尔 15 岁就成为职业选手,是历史上第九位能在 16 岁生日前拿下一场巡回赛胜利的少年天才。未满 19 岁时,他又一举夺得费天王梦寐以求的法网冠军,更是继贝克尔后,参加温网后获得同样杰出战绩的最年轻男子选手之一。
他曾连夺蒙特卡洛和罗马大师赛的冠军奖杯。81 场的红土连胜纪录,是个让人咋舌且难记的数字。那一年,纳达尔成为网坛自 1973 年以来首位连续 3 年居于 ATP 单打排名第二位的选手。
2009 年澳网上与费德勒的再度对决,以 3 比 2 勇夺冠军,使他成为第一个在红土、草地以及硬地三种场地类型,都捧起大满贯冠军的选手,同时也是澳网赛会历史上第一位获得男单冠军的西班牙人,在世界排名积分也扩大到 3000 分以上。当时他年仅 23 岁,在网球界已经大名鼎鼎。
在西班牙众多的网球好手中,只有他能在整个伊比利亚半岛上掀起网球热。除了有人为其树碑立传,马略卡天文台甚至还将一颗于 2003 年 5 月 28 日发现的“128036”行星命名为“纳达尔星”。还有成千上万的西班牙人赶去罗兰·加洛斯看他的比赛,越来越多的青少年开始拿起球拍走上训练场,少女们则把他称作“我最最亲爱的拉法”。
但在法网三年冠后,纳达尔好像鲜有突破。当时在赛场上,经常可以看到穿着海盗裤的他双膝缠着绷带,伤病在这位世界第一身上暴露无遗。
现在回头去看,潮起潮落,似乎给了他平静反思的机会。一个彻底的低潮,就是下一个高潮的开始。对于当时的纳达尔来说,这个低潮就是严重伤病。通过不长时间的调养休整,在人们期待的眼神中,他又回来了,实现了对自己的超越。从一系列的成绩很能说明这一点。
在 2010 赛季,纳达尔重新登上职业生涯的巅峰,夺得四大满贯赛事中的三项冠军,实现了自己的“全满贯”伟业。这一年法网,纳达尔第五次在福地罗兰·加洛斯加冕,同时也真正取代了天王费德勒,重返世界第一。
那一年还有一件有必要提及的事情,据说它与纳达尔的“好运气”有关。在一次次比赛中,细心的球迷发现纳达尔手腕上多了一块与众不同的陀飞轮碗表。后据爆料,这是里查德·米尔(创始人名叫 Richard Mille)品牌、价值人民币 500 万的定制款陀飞轮腕表。
纳达尔与 Richard Mille 相识于 2008 年,众所周知,激烈的网球运动与陀飞轮腕表的复杂机械结构本相违背。从不佩戴任何腕表参赛的纳达尔因与 Richard Mille 的一个赌注而结缘。Richard 要致力打造出一块几乎零重量,且可以承受纳达尔左手正拍的巨大力量的腕表。这对材质和机芯设计有着超前要求。终于,Richard Mille 研制出一块仅 21 克重的陀飞轮腕表。 
“我喜欢每一块可以佩戴着打球的机械腕表。每次我和 Richard 在一起的时候,我都会问他关于腕表的问题。我会把自己佩戴时的感觉与他分享。为了使每一次佩戴腕表打球的感受更加完美,这非常有趣。”纳达尔说。
“事实上我在 2010 年罗兰加洛斯赛前就一直试戴第一款陀飞轮腕表 RM 027。那一年对我很特殊,我佩戴着那款仅有 21 克的陀飞轮手表,接连赢得了三次大满贯赛事。所以,它对我来说是块好运表。正如我现在每场比赛都会佩戴的 RM 27-02 一样。现在如果不佩戴 Richard Mille 的腕表去打网球的话,我会感觉古怪和不自然。”纳达尔告诉《外滩画报》。

从不佩戴任何腕表参赛的纳达尔因与 Richard Mille 的一个赌注而结缘

2012 年 6 月 10 日、11 日,纳达尔在法网击败德约科维奇,粉碎了后者连夺四大满贯的霸业梦想。他第 7 次在罗兰·加洛斯红土场捧起火枪手杯,就此成为公开赛时代夺得法网男单冠军次数最多的选手,这也是纳达尔个人第 11 座大满贯奖杯。
此后,纳达尔因为膝伤等伤病,不得不退出伦敦奥运会,也失去了担任奥运会西班牙旗手的机会。同年 8 月 15 日,纳达尔宣布因伤首度退出 2012 年的美国公开赛。似乎又一个低潮开始了。
然而,2013 年复出后的纳达尔却一鸣惊人,先后拿下包括法网和美网在内的 10 个冠军头衔,第三次获年终第一,创造了首位两次重夺ATP年终第一选手的纪录,世界排名也反超德约科维奇,重返世界第一宝座。在他之前,只有伦德尔和费德勒两位传奇球星能够在失去年终第一的宝座之后,再次将其夺回来。
2014 年 6 月 8 日,纳达尔夺得法网冠军,成为历史上第一个九夺法网,并且连续五年在法网夺冠的球员,同时以 14 个大满贯男单冠军数量追平桑普拉斯。2015 年 5 月 4 日,纳达尔被欧洲大学授予荣誉博士学位。

“红土之王”在九届法网夺冠之后。2014 年,纳达尔成为第一个九度夺得某一大满贯赛事冠军的选手

对于如此拼命的纳达尔,舆论界早就对其不乏微词。
“确实有很多人评价我的击球动作十分紧凑、每次触球攻击性都很强。或许随着我的伤病问题的出现以及职业生涯时间的推移,我已不能像巅峰时期一样频繁地参加比赛、与对手较量,对于一些锦标赛我已是心有余而力不足。但是,我在网球场上所获得的荣耀,已经超过了我昔日对于网球的梦想,对我来说实为幸事。”纳达尔对《外滩画报》记者如此坦言。

2015年5月26日,纳达尔在法网第三天与法国选手对阵时左手正拍击球

像这样一个三起三落的球员,不被人们议论才是不正常的。虽然很难说纳达尔在大师赛之后会走出什么样的轨迹,但很多人相信,纳达尔既是“红豆”(豆粉对他的昵称),也会是充满生命力的“绿豆”。即便再次遭遇职业生涯中的低潮,这位西班牙“网坛神将”仍留下了后人难以超越的网坛历史地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