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档成功的综艺节目可以令一家卫视改变命运,不仅缔造“现象级”节目提高自身排名,吸引高额广告订单,更有助于打造平台效应,连团队也可以在制作节目的过程中教学互长。因此,这轮综艺之战事关卫视的重新洗牌,可能奠定今后五年、十年甚至更久时间内各家的江湖地位。

 

除中央电视台外,如今中国卫视的生态呈阶梯状分布。以 2014 年 CSM 全国全年收视排行来看,省级卫视分为三个层次,排前三的湖南卫视、江苏卫视、浙江卫视为第一集团;而后是东方卫视、天津卫视、北京卫视、山东卫视、安徽卫视、湖北卫视、深圳卫视、四川卫视,属于第二集团;余下的是第三集团。第一集团争的是谁是老大,而第二集团中排名靠前的如东方卫视实力强劲(制作出《中国好声音》等节目的灿星制作的核心人员都出自东方卫视),力图跻身前三,而靠后的则努力维持在前十。正是因为有如此严酷的竞争格局,才导致各家卫视不惜成本推出博眼球的节目。而如今最能吸引观众并引爆社会话题的就是综艺节目,最受中国观众欢迎且已具备成功经验的就属韩国综艺节目,一时间,中国的各家卫视纷纷加入综艺大战。

为什么是韩国综艺节目

一档成功的综艺节目可以令一家卫视改变命运,不仅缔造“现象级”节目提高自身排名,吸引高额广告订单,更有助于打造平台效应(比如湖南卫视就通过自制等形式构建了青春偶像剧的平台),甚至连团队也可以在制作节目时教学互长。因此,这轮综艺之战事关卫视的重新洗牌,可能奠定今后五年、十年甚至更久时间内各家的江湖地位。然而,问题在于为什么各家卫视从最早向欧美取经(比如东方卫视的《中国达人秀》和《中国梦之声》的版权分别购自《英国达人秀》和《American Idol》、《中国好声音》的版权购自《The Voice》),变成一拥而上抢购韩国综艺节目?

来自韩国的受访者几乎给出一致答案:中韩都信奉孔子和儒家文化,相同的文化背景让中国观众容易接受韩国节目。但这个答案不足以令人信服。而在《花样爷爷》、《花样姐姐》的制作人李文妤看来,中韩相近或者说相通的其实在“情感”层面。“情感”不仅关系到一档综艺节目模式的设计,还包括多台摄像机无死角 24 小时的拍摄和剪辑方式。比如李文妤参与的《妈妈咪呀》在韩国的原版《Super Diva》是一档家庭主妇的唱歌真人秀。“当初一看就觉得和我们中国女性的情感是相通的”,这是她决定做节目的起点,但中国版还需要以中国观众为基础,进行改良:“中国的主妇文化不像韩国那么盛行,所以我们把焦点放在妈妈上;另一方面,韩国版在叙事上注重多个方面,对于一个选手,会有围绕她家庭背景的 VCR、由家人宣布比赛结果等环节。在做《妈妈咪呀》时我们最初也尝试过完全以韩国版的叙事方式来落实,但后来发现,对于观众来说,韩式的娓娓道来节奏偏慢,所以又借鉴了一点之前做《中国达人秀》的成功元素。”

欧美的综艺节目与韩国的区别相当明显。以选秀类节目为例,在选手的 VCR 上,如《中国达人秀》的 VCR 是为了展现一个选手的个性,通常是在后台拍摄,通过选手的讲话和一些镜头快速切换;而韩国的选秀节目在拍 VCR 时,会先对每一个选手进行采访,由编剧写一个脚本,导演根据脚本进行再创作。对于叙事和剪辑,欧美节目节奏快,煽情迅速到极致,但相对情绪也去得快;而韩国的煽情方式就比较接近中国人的情感,从节目一开始就有设计,再以各种细节铺陈,最后达到高点。李文妤将这种方式形容为“山上的一道泉水,慢慢流淌到一个点,变成一条瀑布”,这种东方人特有的情感累积的过程,让韩国综艺更容易为中国观众所接受。

韩国综艺的节目模式也有强大的吸引力,如《爸爸去哪儿》、《奔跑吧兄弟》等都属于“明星户外真人秀”节目。CJ E&M(韩国最大的娱乐传媒公司,旗下有电视、电影、音乐演出等多种文化产业领域,特别注重中国的事业发展)驻中国的 PD 朴羽珍告诉记者,韩国综艺节目最早也是演播厅节目占主导,也有过购买国外版权的阶段,而在十年前 MBC 电视台的《无限挑战》开播宣告“明星户外真人秀”节目的登场。之后,KBS 电视台的《两天一夜》、SBS 电视台的《Running man》相继问世,“明星户外真人秀”渐渐成为韩国综艺节目中的主要类型之一。而国内的电视台,在经历过晚会、选秀类、歌唱类和相亲类节目的阶段后,演播厅类型的节目制作日趋走强,但“明星户外真人秀”则是空白。虽然欧美也有此类节目,但如前所述,韩国节目在地缘情感和文化传承上与中国接近,又有《爸爸去哪儿》、《奔跑吧兄弟》等节目的成功在先,因此国内卫视当下都把韩国综艺视为香饽饽。

按照市场规律,电视节目的发展会从粗到精细,逐步走向细分。如韩国这类成熟市场,节目的类型会多元而丰富,制作过《两天一夜》、“花样系列”、《三时三餐》的韩国著名 PD 罗英石告诉记者:“(韩国)以前是少量的大型综艺节目广受欢迎,但最近的节目题材更加多样:游戏、旅行、爸爸和小朋友、老年人、外国人、饮食等,各种节目都受到欢迎;以前韩国观众比较关注节目的笑点,而现在是一半关注笑点,另一半则关注能使自己产生共鸣的因素。”

韩国知名综艺 PD 罗英石去年在 tvN 电视台推出的全新明星户外真人秀《三时三餐》是热播的韩国综艺节目中少数还没有被国内引进的

中国现在的综艺节目市场,虽然已从韩国引入了“节目带”的概念(即周四至周日,以不同类型的综艺节目构成“节目带”),但总体还处于初期阶段,大浪淘沙泥沙俱下其实也是正常现象。不过“中国特色”总有些追求速度,有些急功近利,一拥而上的结果是韩国综艺节目遍布中国荧屏,水准却良莠不齐,落下“人傻、钱多、速来”的笑柄。

“在中国的韩国制作团队我觉得三四十支应该有的,帮各家卫视、网络媒体等制作节目。”李文妤感慨,“韩国的制作团队几乎要被中国吞并了。但是,现在中国很多电视台对韩国的制作模式并不了解,韩国一个莫名其妙的助理导演、副导演跑到中国来都可以做总导演,去录制一档投资好几千万的户外真人秀节目——很多中国电视台并不知道这个团队背后的底细。”迷信韩国团队的结果,很可能付出惨痛的代价,比如去年江苏卫视和韩国 SM 公司联合做了一档偶像访谈综艺节目《最强天团》,每周五晚十点播出,在中国最红的韩国偶像团体如 Super Junior、东方神起、EXO 等悉数上了一轮节目,可收视率一塌糊涂,最高一期只有 0.886%。

“对于我来说,如果韩国的员工做得比中国的好,比如摄影师,我做棚内节目就没必要用韩国摄影师,而做户外真人秀,现在在中国我确实找不到一个可以和韩国的做类比的摄影师,那我就雇佣韩国的人员。”李文妤告诉记者,用韩国的制作团队还有和韩国综艺制作模式无关的原因,那就是韩国团队足够便宜,过来也方便,而且相对于欧美制作团队,他们更懂得变通,容易合作。“欧洲一个灯光师请过来,一天我要付 8000 元人民币,还要保证他一天只工作8小时,超过 8 小时要再付高额的加班费,住宿、机票都有要求,平均下来一天的支出要一万多元。韩国团队的性价比要高得多。”

从引进模式到原创节目

事实上,节目的模式来自韩国还是欧美,都不是根本问题,如何进行本土化改良才是胜负关键。如《中国好声音》引进自荷兰,制作时根据中国本土观众的情感模式不断调整,最终才有了现在的面貌。《我是歌手》、《爸爸去哪儿》也是,特别是后续几季,已与韩国原版区别很大。而且,韩国原版节目的中国粉丝是以网络为观看习惯的,或者干脆是韩国明星的粉丝,只在网络上看追随的偶像的“cut 版”,这些粉丝实际上和中国的常规收视群体是两类人。从这点上看,中国的电视台从韩国引进了节目的模式和技术,之后必须针对中国的电视收视群体进行本土化的再创作。

如何做出一个成功节目?如何对韩国综艺节目进行本土化改良?李文妤的答案是“先找到节目的内核,在尊重内核的基础上对拍摄、剪辑等技术方法做本土化修正”。“创意、模式都是可复制的,但是总导演脑子里的东西是无法复制的。”李文妤告诉记者,会有人将《花样姐姐》和《花儿与少年》进行对比,并且认为后者制作更精良,但是她强调自己是遵循节目创作者罗英石的内核来做,“我当初跟罗 PD 聊节目时,他掏出一个旅行用的小摄影机来,说他就是拿这个机器拍的韩国版,之所以用这个机器来拍有许多实际操作上的原因。我们这才恍然大悟,这也是我们跟原版方合作,可以学到的东西。”

事实上,罗英石去年为有线台 tvN 打造的全新明星户外真人秀节目《三时三餐》又成为同时段韩国收视率最高的节目。从《两天一夜》到“花样系列”再到《三时三餐》,可以发现罗英石做节目是一脉相承的,他告诉记者这和他本人的性格有关:“我是一个比较顽皮的人,我觉得让一个平时非常正经的人遇到一个奇葩境遇的话,他的反应应该会很有趣。”这正是他做节目的出发点,而节目之间的差别事实上也和他对真人秀的认识的变化有关,比如《两天一夜》中还设置有“旅行”、“脱口秀”、“游戏”等多样元素,而现在他越发追求“真实”,于是“《三时三餐》中排除了一切人为的因素,可以说是不加任何调料的《两天一夜》吧。”

为了争收视率,各家卫视纷纷将目光投向韩国的综艺节目,甚至出现撞车,比如湖南卫视的《花儿与少年》和东方卫视的《花样姐姐》都脱胎自韩国tvN电视台的“花样系列”

此外,还有一个重要因素是“能不能找到合作团队互相之间最强的一面,强强联手”。比如《花样姐姐》,李文妤解释说:“虽然韩国和中国一衣带水,但是在如何把握节目的度和表现方式上还是不一样的,那我们就必须在内核达成一致的前提下磨合。《花样姐姐》要表现什么?我们想表现真实的情感。那我们再共同去探讨如何拍摄,群策群力,最后用一个大家都觉得好的思路将节目呈现给观众。”

在《花样姐姐》的制作人李文妤(上图)看来,虽然会有人将《花样姐姐》和《花儿与少年》进行对比,并且认为《花儿与少年》制作更精良,但她强调自己是遵循节目创作者罗英石(下图)的内核来做节目

至于如今引进韩国综艺的模式到哪里才是节点,恐怕没有人能回答。唯一清楚的是,随着中国综艺节目市场的完善与制作团队的成熟,一个韩国综艺节目几家抢版权或者几家盗版的情况会愈来愈少。而混战与乱战好的一面是能够催生本土原创的综艺节目,如《中国好声音》、《爸爸去哪儿》等“现象级”的节目在后几季越来越本土化,其实离原创节目仅一步之遥。“必须得有这么一个人,有魄力去做这么一件事,而这个人已有成功节目在先。”在李文妤看来,中国如今正在培育优秀原创综艺节目诞生的土壤,最显著的一点就是名制片人开始各立山头,如洪涛(《我是歌手》)、谢涤葵、王培杰(《非诚勿扰》)、俞杭英(《奔跑吧兄弟》)等,“领导、市场、广告客户等对这些名制作人有信心,才愿去投一个从没看过的模式”,比如湖南卫视就敢于制作原创节目《一年级》和《奇妙的朋友》。“(在中国做节目)有领导支持非常重要。”朴羽珍告诉《外滩画报》记者说,“节目有成功也有失败,失败的可能性更大,失败了,我们还是朋友,可以继续做下一个节目,这就是我喜欢湖北卫视的主要原因。”目前朴羽珍在协助湖北卫视制作明星恋爱真人秀《如果爱》。俞杭英认为:“整个大时代比较功利。现在电视的竞争很激烈,客观上来说,大家肯定希望做有把握的东西,这才能在竞争中处于一个优势。但是这个行业的建康发展,需要多种领域或者形态的尝试,这是要以时间和失败为代价的。那现在是不是允许我们有这样一个时间和心态,这和整个社会背景有关系。”

在国内观众对选秀节目产生审美疲劳之际,引进自国外的《中国好声音》及《我是歌手》令人耳目一新

在引进自韩国的《爸爸去哪儿》获得成功后,湖南卫视尝试推出原创节目,比如关于明星与动物互动的《奇妙的朋友》

台网联动促发“现象级”综艺节目

韩国是一个半岛,而中国是大陆,国土面积更是不可同日而语,这些决定两国在综艺节目制作上的差异。对于中国卫视来说,如果参考韩国地方电视台的观众辐射区域是永远做不出“现象级”综艺的,中国卫视的节目必须得在全国受到关注,才算没有失败。“现在在中国观众里能不能做出话题,这是非常非常重要的。”朴羽珍说。

所谓话题或者社会的关注度,很大程度上取决于网络的影响。一方面,现在年轻观众习惯用手机通过视频网站观看节目,另一方面,观众也习惯在网络上讨论,可以说移动互联网的发展对话题的传播起到至关重要的推动作用。所以,在考量收视率外,网络无疑是卫视的重镇。对于一档节目来说,“台网同播,台网联动”是必须的。一档节目的成功与否需考察网络点击量和网络热议度,前者是视频网站的数据,后者是新浪微博、百度贴吧、搜索等数据之和。如《奔跑吧兄弟》在收视率之外,微博话题阅读总量已破 180 亿,第二季已经播出的七期节目网络视频点击量已达 36 亿人次,百度搜索指数单日最高达到 174.9 万。

网络对于综艺节目提出新挑战,网络也为综艺节目的制作提供了更大的空间和机会。相对电视台,视频网站自制的综艺节目更灵活,也更自由,完全可以成为优秀制片人尝试原创节目的试验田。“台网联动是事实也是趋势,我感觉电视台播的好节目在网络上不见得就是好的,反之亦然,几档反响很好的节目都是在台网联动中获得第二次增值,如果没有台网联动,‘现象级’节目出现的频率会低很多。”6 月 8 日,谢涤葵(《爸爸去哪儿》制片人)参加了优酷土豆主办的“2015 综极会”论坛,他在会上提出:“我们以后的现象级节目必定产生于台网联动趋势做得最好的节目当中,现在我们只是浅层次的台网联动,比如《爸爸去哪儿》只是传播的渠道不一样,但是真正深入的台网联动应该是大家找到一种全新的模式或技术,这种全新的模式或技术可以倒逼电视台必须和网络达成紧密合作,而不只是现在粗浅的合作,以此才能达到台网联动的第二个层次,下一个‘现象级’节目很可能产生于这样的趋势中。”

(感谢上海韩国文化院、CJ 集团中国本社、陈于秋、梁恩正对联系采访的帮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