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为入行较晚的代购平台,小桃酱试图用团队的技术和语言优势,去挖掘更广的日淘市场空间,为用户提供全透明的一站式购物体验。(图:虞萍一直谨记亚马逊创办人杰夫·贝索斯(Jeff Bezos)所说的“零售的三个秘密”——商品种类要丰富、价格要合理、购物体验要好)


在海淘的热潮中,代购无疑是最早切入产业链的商业模式。大部分人都有过请海外友人帮忙购物的经验。通过这种繁琐的人肉代购方式,不少人体会到了海外商品的物美价廉,从此加入海淘大军,职业代购人也由此催生。由于代购入行门槛低、投入小,消费者对海外商品的追捧一度养肥了大批以海外代购为生的淘宝店主。
然而,随着海淘市场近年来的发展,消费者对商品的价格种类、物流都提出了更高的要求。传统的个人代购渐渐被更专业的代购平台所取代。今年 2 月上线的小桃酱就是一个专攻日淘的代购平台。“相对于美国淘及欧洲淘,大家对日淘的障碍还是比较大,毕竟懂日语的人不多。”创始人虞萍正是看中了团队的语言优势,决心深耕日淘领域。
虞萍一直谨记亚马逊创办人杰夫·贝索斯(Jeff Bezos)所说的“零售的三个秘密”——商品种类要丰富、价格要合理、购物体验要好。依靠团队自身强大的技术支持,小桃酱全面抓取日本电商网站上各类商品信息,涵盖全网 90% 的商品,并为用户提供中文购买界面。在用户一键下单后,商品自日本直邮回国,小桃酱则收取 10% 的服务费。
小桃酱打出的旗号是全透明、不加价、买遍日本正货。“我们是技术基因的公司,做到产品的丰富性没有难度。”虞萍对此颇为自信。而为了消除用户对代购平台的疑虑,团队在透明度方面下了很大的功夫。“我们的商品都是直接与原网链接,并提供比价服务,至少给出两个网站的价格供用户选择,系统则自动选择最低价。”

把日本好物带入中国
在创立小桃酱之前,虞萍已有了一个运作4年且很成功的创业项目——乐活良品。“我一直觉得中国消费者很难买到价廉物美的产品,不是价格贵得不合理的奢侈品,就是特别便宜的地摊货。”因为工作关系,她常常到国外出差,留意到国外有很多牌子不大、价格不贵但质量非常好、“正是中国人需要的”的东西。虞萍,由此萌生打造为特殊人群提供一站式的服务平台。
2010 年,虞萍创办了乐活良品。当时国家政策还没有开放,乐活良品都是通过代理,再用一般贸易的方式进口的模式运作。她往往花费很长时间去谈品牌代理,“日本人很谨慎,不太愿意和陌生人合作。”她用了近一年的时间,才谈下首个代理。经历几年的发展,乐活良品代理很多日本品牌,包括颇受欢迎的深泽直人 SIWA 和纸的系列用品。但渐渐的,她也发现此类的市场太过小众。
2014 年中,曾经合作过 iWeekly APP 的徐乐乐向虞萍提议合作,把日本好东西卖到中国。徐乐乐的团队多来自复旦计算机系的高材生,在日本工作多年,2008 年起合作创业,开发过多个颇受欢迎的 APP 软件。就在 2013 年,他们创办了一个代购平台,把美国数码商品售卖到日本,营收相当不错。但和虞萍一样,他们同样面临市场过于小众的问题。随着日元汇率直跌,美元汇率上升,如此的反向操作逐渐走向劣势。
当时恰逢海关发布 56 号文,开放个人行邮。两人有感于中国人对日本产品颇有好感却缺乏购买渠道,加上日元汇率下跌的利好,最终在去年 10 月开启了日淘项目。

打造一站式日淘服务
在决定做日淘之后,虞萍和徐乐乐对海淘的各种商业模式都进行了研究。作为初创公司,导购无疑是最轻的模式。虞萍认为:“导购的闭环不在我们这里,用户体验难以控制。”日本电商网站操作较为复杂,不利于用户操作。同时,日本也没有建立成熟的返利机制,足以养活一个商业模式。于是他们将视线转移到了代购领域。
小桃酱将一站式的服务平台、包罗万象的商品种类设定为他们的理想目标。十人的团队,五人在上海,负责营运推广;五人在日本,负责产品技术。仓库设在日本,包装交给兼职人员,物流则由 EMS 代劳。
“其实海淘的产业链很长,各大商家都有自己的切入点,关键哪个是自己的最长项。”虞萍认为,小桃酱的最长项在于技术。技术团队专门设计了购物系统,抓取日本主流电商网站的全部商品,建立了全面的包括价格、库存在内的数据库,并提供各网站比价信息。“我们选择电商也是考虑到他们的货品齐全、价格合适、用户体验也好。”  
他们导入专门的翻译词典,打造了全中文界面,方便用户查询。考虑到海淘的运输成本,小桃酱还兼具了合单功能,将用户在多个网站所购之物集合成单一订单发货,而系统也能计算哪些订单合并后,运费最为合理。提升用户体验之余,也降低了人工成本。

让用户更容易找到想要的商品
小桃酱 APP 分别在今年 2 月初、3 月初在 Apple Store 和安卓上线,目前用户达 2000 多人,日成交 30 单。无论是大件的电器电饭煲、电子产品无线蓝牙打印机,还是药妆、保健品都有人选购。卖得最好还是化妆品以及温和型的常用药。不少淘宝卖家、个人代购也成为了小桃酱的用户,“很多人发一个商品的图片过来,让我们客服帮忙找。也有人甚至直接让客服推荐产品。”目前,小桃酱向用户收取每单 10% 的服务费,但未来也希望和商家合作。“我们会和电商网站、好的品牌零售店合作,从中拿到利润的话就可以免掉服务费。”虞萍说。现在已经有一家药妆连锁店确定合作,将有众多商品进驻。
亚马逊及天猫国际等各大电商在去年开展跨境业务,被视为代购的“杀手”。但虞萍不这么看:“天猫是平台,只负责建立规则、通过流量导入来扶植商家,并不负责用户之间的沟通。也就是说经营的人还是商户本身,这是有利有弊的。日本,甚至海外商户要学会淘宝生态系统规则、用户的消费习惯还有难度的,像将产品从 100 涨到 200,再打折到 100 这样的方式,他们学不会。比如乐天进中国就失败了。”
虞萍对小桃酱信心十足,也不担心只做日淘市场过小。“去年 320 万人次去日旅游,购物消费 300 亿元人民币,市场不大吗?不会,海淘是一个消费升级的市场,用户本来封闭在国内采购,因为没途径、没渠道、价格贵。现在政策刺激大家去全球市场购买,用户不只买大件耐用消费品,日常用品如食品、卫生用品都会买的。”
访问的当天,虞萍刚刚收到一对从日本寄来的九谷烧茶杯,在厚纸包装之下,茶杯被保护完好。她兴奋地说:“这对杯子只要 200 多人民币,太值得了。”开发了小桃酱之后,她和团队的其他员工也成了“剁手党”。

访问的当天,虞萍刚刚收到一对从日本寄来的九谷烧茶杯,在厚纸包装之下,茶杯被保护完好。她兴奋地说:“这对杯子只要 200 多人民币,太值得了。”开发了小桃酱之后,她和团队的其他员工也成了“剁手党”

虞萍说:“海淘就像是一个海,各个商家在上面航行,而消费者要知道什么值得买。我们现在要解决的就是如何让客户很容易找到想要的东西。”小桃酱将持续改进搜索体验,这需要对数据库做长期调整。另外,要把商品进行场景式的分类,让用户容易发现想要的商品。“过去电商分类方法是按物品,比如母婴、奶瓶、尿布,但尿布也分不同小孩用。我们一直模拟用户购买场景,想从用户的思维方式来分类。”
同时,小桃酱也推出一个发现栏目,编辑根据热点推荐一些好评度很高的产品。“日本的东西细节很多,比如红豆眼膜,要在微波炉加热后使用,如果温度太烫,面膜上就会显示警报字样提醒。细节是日货特点,找到非爆款好物是我们需要提供给用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