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好美食,会自发研究美食,同时又能动手做菜,这或许是美食家的共同点。我们以此为标准,在非职业厨师中寻找能够烹调一桌家宴的美食家。“馋”显然不是这些人做菜的主要动力,“情”才是主题。特别是在新年这样一个节令,我们谈论美食,更看重与亲友欢聚共宴之时的浓浓人情。


自古美食家多不是职业厨师,如《随园食单》的作者是诗人袁枚,他详细记述了 326 种南北菜肴饭点。现代作家汪曾祺(1920~1997)不仅写过大量关于美食的文字,还研发新菜(比如塞馅回锅油条)、为家人和朋友做菜。他的一道煮干丝,让聂华苓吃得连汤汁都不剩。
爱好美食,会自发研究美食,同时又能动手做菜,这或许是美食家的共同点。我们以此为标准,在非职业厨师中寻找能够烹调一桌家宴的美食家。最先想到的是黄珂,他在北京望京家里每天摆开流水席,招待来客,一开就是十几年,招待过成千上万宾朋。韩枫也是一个。她是闯入纽约时装圈的第一个中国设计师,在时装设计之余,她也是一位美食家,在《纽约时报》、《纽约客》上写专栏。她的菜谱被美国杂志推荐,苏珊·萨兰登、杰西·诺曼等名流都是她的家宴座上宾。
还有王小慧,她对美食的品位和她的艺术作品一样别致。她也是朋友心目中的家宴高手,曾以一道独具中国特色的长寿面收获了慕尼黑前市长伍德的友谊,后来又帮伍德夫妇筹办金婚宴会。陆毅自然也少不了。在《爸爸去哪儿》第二季中,他以一道松鼠鳜鱼引起我们的注意,随后与他的交谈中,我们发现上海出生长大的他,除了浓油赤酱的上海风味外,还会烹调手抓饭。
汪曾祺写过一句:“很多菜都是馋人瞎琢磨出来。”馋,是对于食物品质的追求,是在满足果腹充饥的生存需要之上,所产生的高层次需求,是推动美食家钻研美食的驱策力。但和这些“美食家”交谈,我们渐渐发现,美食的社会属性似乎也越加明显,人们对于美食的偏好或执着,已不再单纯因为“馋”。
比如黄珂最初摆家宴的原因是:“我摆张桌子出来,好美食的朋友可以露一手,不会做菜的可以品尝、聊天。”韩枫第一次做菜宴请,也是为了向美国亲友展示中国厨艺。后来,家宴让她结交了更多朋友,成为她社交生活的一部分。王小慧在德国时,做菜宴客帮助她迅速收获友谊,她做菜招待同事,而后声名远播,连出版社都找上门来,请她为美食书供稿。陆毅曾在毕业后与同学聚会时烧菜,现在则为家人做饭。
“馋”显然不是这些人做菜的主要动力,“情”才是主题。特别是对于家宴,特别是在新年这样一个节令,我们谈论美食,不仅是为了描述菜肴有多美味、该如何制作,更看重与亲友欢聚共宴之时的浓浓人情。

相关阅读:

| 陆毅:上海好男人的做饭经
| 专访时装设计师韩枫做菜宴客,最重要的是创意
| 望京 606 主人:黄珂的不散飨宴
| 专访海克利尔堡女主人卡纳文伯爵夫人:真实的 “唐顿庄园”家宴
| 王小慧家宴:做菜这件事也要有一定的天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