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为一个成功的商人,周大为的公司涉足金融、房产领域,作为一个有十多年收藏资历的藏家,他是 Art021(上海廿一当代艺术博览会)的推手,天线空间画廊(ANTENNA SPACE)和许宇画廊(LeoXu Project)的赞助人,藏家俱乐部的组织者,还有一个管理自己永久收藏的 CC 基金会。去年,周大为又有了一个新项目,和艺术家徐震共同创立的艺术衍生品牌皮毛(PIMO)。他们一个主要负责运营,另一个负责产品研发。


黑武士,《星球大战》中亦正亦邪的角色,粉丝心目中整个星战系列里最富悲剧色彩的英雄。“他有点英雄情结,喜欢漫威。”周大为的助理 Lynn 提到他去年的生日蛋糕就是黑武士造型。甚至他的房产公司的楼盘宣传,也是以钢铁侠、超人、蝙蝠侠等超级英雄为主角。
尽管常常被周大为嫌她跟不上节拍,但 Lynn 对这个年轻的老板还是有很强的认同感,“公司上上下下,都很仰赖他”。周大为推崇团队概念:“大家都是一条船上的,我希望大家不管是哪个岗位,都能知道自己的公司在做什么,未来会怎么样,然后一起努力。”
周大为确实是一个很有感染力的人,有活力、真性情。采访中提到收藏圈中不懂艺术却跟风追捧的现象,他会直言“虚伪”,追问他是否觉得自己身处一个虚伪的圈子,他一刻也不犹豫:“当然啦,我今天跟你采访的时候这个样子,明天在其他地方就那个样子,我很虚伪的。”可是他多年的朋友王倩觉得他很单纯,不像是个“出道”那么久的人,更不像是通常的多年海归。“平时喜欢开着普通车去吃路边摊,对那些高大上的活动倒并不那么感冒。”
急性子的周大为是个工作狂,一刻也停不下来。作为一个成功的商人,他的公司涉足金融、房产领域,作为一个有十多年收藏资历的藏家,他是 Art021(上海廿一当代艺术博览会)的推手,天线空间画廊(ANTENNA SPACE)和许宇画廊(Leo Xu Project)的赞助人,藏家俱乐部的组织者,还有一个管理自己永久收藏的 CC 基金会。“忙得没空想压力,没空焦虑。”
去年,周大为又有了一个新项目,和艺术家徐震共同创立的艺术衍生品牌皮毛(PIMO)。他们一个主要负责运营,另一个负责产品研发,在 Art021 期间,皮毛尝试开设了一家 Pop Up 商店,现在也在各种艺术活动和创意市集中露脸。他希望这个品牌同时是一个项目的开端:“通过这个渠道来完成让艺术进入大众的想法,它未必是你今天看到的T恤、玩具,也可能会变成一个艺术家推广的平台,还可能会去做艺术节,就是把大家的创意放在一个平台上,让它爆发。”徐震觉得周大为是个理想主义者:“所谓理想主义就是不现实,不现实是有代价的,投资或者赌博,都需要投入,我是在这个行业里成长的,我不太在乎成本,藏家没有这个义务的,但是他愿意做。”
在媒体上,周大为被称为“80 后”藏家的领军人物。他确实有点像个“大哥”,多少对这个圈子里的后来者产生了影响:“‘80 后’、‘90 后’个性都很强,他们可能不买账,觉得我凭什么听你的。”而十年的藏龄让周大为拥有更多与年龄不相称的冷静,独特的艺术眼光和精准的市场判断让他在年轻藏家群体始终保有话语权。

把生意和收藏结合起来
周大为的收藏生涯开始得很早,有恋物癖的他从小收藏邮票、钱币、体育明星卡,各种奇怪的东西,后来又收藏黑胶碟、版本书,还拥有达尔文《物种起源》的第一版。他的创业史则可以追溯到 20 多年前,13 岁就成功地在 eBay 上卖藏品了,他开玩笑说自己应该是当时加拿大 13 岁小孩中赚钱最多的一个。所以,把生意和收藏结合在一起的模式,在周大为的少年时期就已经形成。他保持创造力的同时能赚钱,是周大为做事的宗旨。
“别人都说我是靠艺术赚钱,说我是藏家怎么又去支持画廊,可是没人做呀,没人支持的话就是一潭死水。上海前两年什么样子大家都是知道的,我不支持的话,这几个年轻画廊会有这样的展览吗?我不支持博览会,上海今年会有十几个博览会吗?”周大为说起这些事情来多少有点自我强化的悲壮感,可是很快又说服了自己:“我做,你们骂,没问题,我做给自己看,我是很成功的,给艺术界带来了很多影响。做得多的人总是被骂得多。”因为藏品到了一定的数量,大约有三百多幅老油画,上百件装置和影像,周大为计划从今年开始,让 CC 基金会多做一点社会性的工作,可能会和国外的美术馆、策展人接触,以借展的方式做更多展览,也赞助更多年轻艺术家的项目,或者通过学术性的讲座和出版物推广当代艺术。他说 CC 基金会完全是自己实现理想的平台。
其实,周大为之所以招人骂,正是因为他在收藏这个金钱至上的圈子里谈理想,不仅如此,还因为他所说的理想得了利。这恰恰是他的野心所在,既要做超前的、看似不可为的事情,又不放弃赚钱。他做 Art021,初衷是觉得上海需要一个高质量的当代艺术博览会,结果第一届就既赢得了口碑,又赚了钱,去年第二届,规模更大,赚得更多。“我只能说,我因为理想而发动的事情,做成功了,你不能怪我。”他既是画廊的赞助人,同时又购买、推广该画廊代理的艺术家的作品,也被视为炒作。对此,周大为回应说,他和画廊的合作其实并没有那么复杂,他只是提供资金上的支持,不参与管理,画廊也不会让他优先选作品,反而往往由他接手卖不掉的那些:“当代艺术的核心价值不是短期显现的,我参与一部分,推广一部分,我为它带来价值,它也会给我带来价值。我肯定要有投资方面的考虑,但投资是多元的,我相信我投资的作品未来会有价值,也会为美术史和社会带来价值。”在这件事情上,徐震也有共鸣,他开始做没顶公司的时候,同样遭到很多批评,说一个艺术家怎么去做公司、开画廊,“那还是八九十年代的意识形态”。但是这个圈子的吊诡就在于,如果一个人说他做的事情不赚钱,别人还不信,因此周大为半开玩笑半认真地说:“有时候亏了还得赚了,我告诉你皮毛商店在 Art021,三天营业额两百万,信不信由你。”  

周大为刚入行时,关注的主要是中国现代主义绘画中和国际接轨的这一脉络,对包括吴大羽、赵无极、徐悲鸿、林风眠这些少年时就出国留学的艺术家很感兴趣。这是吴大羽的《色草》

张恩利 《空柜》

用理性的眼光看待艺术收藏
虽然现在以收藏装置和影像为主,在不列颠哥伦比亚大学(UBC)读艺术史时,周大为间接是研究中国传统绘画的著名汉学家高居翰的学生。因为主攻的是宋元文人绘画史,老师是高居翰的妻子曹星原,所以他每周末都会到高居翰家里去。“我相信总有一天我会收古画的,只是现在境界还没到。”
作为一个不把太多精力花在读书上的学生,周大为的大学生活,精彩的部分并不发生在校园里。“我大三大四的时候基本就不去学校了,都在中国和艺术家混,或者跑到世界各地参加拍卖。”他刚入行时,关注的主要是中国现代主义绘画中和国际接轨的这一脉络,对包括吴大羽、赵无极、徐悲鸿、林风眠这些少年时就出国留学的艺术家很感兴趣,甚至受到伍迪·艾伦的《午夜巴黎》启发,想拍一部关于他们国外生活的电影。周大为收藏的第一件作品是吴大羽的:“2003 年,大家还不是很知道他,我是因为那个体系出来的,我的老师都是浙江美术学院的,所以我对吴大羽的感情比较深。当时吴大羽的油画基本上是 80 万到 100 万左右的价格,最好的,2006 年拍卖达到六百多万,已经算是天价了,现在随便一幅就是六七百万。”周大为记得他 10 年前买吴大羽的时候,别人都说他傻,说这是台湾人炒作的东西。“现在大家都说吴大羽好。”在拍卖场上,周大为还分别与前辈王薇(龙美术馆馆长)和陈东升(嘉德国际拍卖公司董事长)竞拍过陈逸飞的《踱步》与《黄河颂》,不过最终都因为价格远超自己的心理价位而放弃了,他笑称自己是“千年老二”。外界因此觉得他对陈逸飞情有独钟,他说这是别人夸大了,“我只是说这两件作品在中国美术史上很重要”。  
“我至今很难理解看一幅画看哭的感受,看电影、听音乐反而更直接一点,”周大为说,他是用非常理性的眼光看待艺术收藏的,“我一直说艺术,金钱上最贵的艺术,它反而可能是离人心更远的,所以我尽量从艺术史的角度去收藏。”在徐震看来,这恰恰是周大为厉害的地方:“做艺术很容易很高兴,容易很文艺,看到一幅画很高兴,买了一件作品又很高兴,我们都不是这种人,都不容易满足。在我接触的那么多藏家中,周大为有艺术史背景,又有执行力,是很全面的一个。”

目前周大为投入最大的是和西方艺术家站在一个平台上的中国年轻艺术家。这是胡晓媛的装置作品《木/木》

杨福东、徐震和刘韡等人是周大为的收藏体系中比较重要的艺术家。这是徐震 2014 年的作品《永生》

中国当代艺术家中,周大为接触比较早的是徐冰,但他很快把资金更多投入到更年轻的一批艺术家身上。不过当他开始强调影像和大型装置作品的时候,大家又说他傻,因为这些作品入手了之后,很难卖掉。“连卖给我东西的画廊都说我傻,他们爱我大概就是因为我买他们卖不掉的东西。”但他并不理会别人的意见。
杨福东、徐震和刘韡等人是他的收藏体系中比较重要的艺术家。“比如说杨福东,我买他的影像作品很早,买的是他的第一件作品《陌生天堂》,他花了几年时间、用很少的成本拍了第一部电影,这部电影对他来说非常重要,他后来作品的脉络其实都能从中都找出来。”徐震的《彩虹》和《8848-1.86》也是周大为比较重要的藏品,这两件作品都在威尼斯双年展中展出过,《8848》中的那个雪山头还被泰特美术馆收藏。“目前我投入最大的,肯定是和西方艺术家站在一个平台上的中国年轻艺术家,另外就是发掘现代主义脉络中被遗忘的艺术家们。”

周大为的观念比较超前,很早就开始收藏大型装置和影像作品。他收藏了的杨福东的第一件作品《陌生天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