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只是精通于某个行业的设计师不同,Alfredo Häberli 的作品几乎涵盖了从工业设计到室内设计之间的许多不同类型。这些设计产品兼具了创新、愉悦以及活力,不仅体现了设计的奇思妙想,也兼顾了高品质的功能性。他的作品出现在欧洲的各种展会上,获得了许多的奖项。2006 年 10 月,比利时科特赖克(Kortrijk)举办的第 20 届设计双年展上,Alfredo 受邀成为荣誉嘉宾。2009 年,他获得了 A&W 杂志(Architektur & Wohnen)的年度最佳设计师,并在德国科隆家具展中有个人设计展览。在今年,还获得了瑞士的设计大奖 Swiss Grand Prix of Design。同时,他也出版了 《Alfredo Häberli–Sketching My Own Landscape》。成就与奖项似乎并没有改变 Alfredo 丝毫,他仍然是那个脚踏实地的“少年”,抱着对设计的梦想,努力认真生活着。

 

灰白的头发,精致的着装,生动还略带些顽皮的表情,Alfredo Häberli 给人的第一印象就是一位充满活力并且对生活细致入微的大叔。“我是 1964 年 10 月 21 日生的,按中国的生肖属龙。不过很多人都说我看起来更像是猴子。” 他一边说话一边舞动着颀长的手臂,全身散发的活力让人一点都不觉得这是一个刚刚度过 50 岁生日的人。
Alfredo 的家庭来自北欧瑞士,因为曾祖父早年去到南美洲生活,所以他在远离北欧的阿根廷首都布宜诺斯艾利斯出生并长大。作为有四个小孩的大家庭成员之一,他从小就和两个姐妹与一个兄弟在自然环境中玩耍。虽然并没有同龄的瑞士小孩所拥有的各种玩具,但是他们用野外找到的各种树枝石头等材料制作了属于自己的特别小玩具,玩得不亦乐乎。他的母亲是时装设计师,父亲和祖父都十分擅长绘画,甚至还有一个叔叔是建筑师,小时候特别的经历以及拥有特别创造力的家族,给了他潜移默化的影响。
1977 年,13 岁的 Alfredo 随家庭移居瑞士,并于 1991 年毕业于苏黎世的 Höhere Schule für Gestaltung 工业设计专业学院。虽然最初他更想当艺术家或建筑师,但当他意识到所有产品的样子其实并不是简单地由其属性和功能来决定,而是由专业设计师创造而出的时候,他就认定要成为一个设计师。“因为设计工作会让我有很大的空间去做许多不同的设计,小到珠宝大到宾馆的室内设计。不同尺寸之间的设计转换对我来说是很有意思的事情,这样我一生就可以不停地去设计各种不同的东西了。”南美洲的美好自然和热情的文化,让他对于色彩与形状拥有了独特而敏锐的感受能力,瑞士的学习经历,也让他习得了精致和专注,所以他的设计产品兼具了创新、愉悦以及活力,不仅体现了设计的奇思妙想,也保证了高品质的功能性。

不同的颜色和材质,在工业设计上体现了不同的感觉

各种鲜艳的颜色和有趣图案,都可以在他的设计中看到

Alfredo 有一个不大的工作室,成立至今已经有二十余年,五六个设计师以及三个建筑设计师是全班人马。 “我还是喜欢慢一些,因为这样才能对所有人更有益。我完全可以将我的设计团队翻个十倍,但是我不愿意过快地追求发展,慢一些却更有价值的发展方式是我真正想要的。”他以自己的节奏和国际知名设计公司们合作着,设计范围包罗万象,例如西班牙家居设计品牌 BD Barcelona,丹麦银制品品牌 Georg Jensen, 意大利厨房家具品牌 Schiffini,意大利家具品牌 Alias 等等,作品涵盖了从工业设计到室内设计的许多不同类型,日常生活中大到空间,小到橱柜、座椅、餐具等,林林总总不计其数。
2007 年,他应邀为丹麦纺织品品牌 Kvadrat 设计米兰旗舰店的展厅,除了展厅的硬件设计以外,他还结合了 Kvadrat 的各种不同材质和颜色的原创面料作为空间隔断,营造出了与以往完全不同的展厅。也因为这个契机,他开始了纺织品面料的设计, 这种平面而柔软的材质,让他的设计延展出了新的空间,除去面料本身,他之后的其他工业设计中,面料作为包裹材料,让整个设计更为立体起来。而他的少年心也在儿童窗帘系列中一览无遗:白天缀满图案的窗帘,在夜晚关灯后会看到不一样的发光图案。例如 Animal 系列,白天是可爱的鹿、鸟、猴子等,晚上则是狼、猫头鹰和蝙蝠等夜行动物。“我觉得自己离孩子很近,因为我还有着一些孩子的直觉,这种直觉让我保持一个不同的角度去观察以及倾听生活中的一切。我认为孩子是最有智慧的,他们拥有一种超出成人的直觉,我希望自己也是这样。”

在与丹麦纺织品品牌 Kvadrat 合作后,Alfredo 所设计的椅子等经典工业用品,使用起了他设计的新型面料,整个设计变得愈发丰满起来

看似面具的木板,其实是座椅面板

充满童趣的设计餐具

为 Kvadrat 设计的儿童窗帘 Animal 系列,入夜后,白天看不到的夜行动物就会以荧光线条出现

B=《外滩画报》
A=Alfredo Hberli

B:你设计的产品类型非常多元化,会有自己特定的风格么?
A:我希望没有呢。我所喜欢的艺术家们每件作品都是从零开始,我喜欢的建筑师每次都会有完全不同的设计,比方说设计了鸟巢的瑞士建筑师 Herzog & de Meuron。所以,我个人真的非常不喜欢重复的设计。我希望自己每次都做出不一样的东西来,如果别人看到一件物品马上就会认出:“噢,这个是 Alfredo Häberli 的设计。”那就非常无趣了。对于我个人来说,某一种统一的风格不是我所追求的。不过,我会希望自己的设计一定是有趣的,这种有趣是一种“elegant humor”(高雅的幽默),它不浮于表面,不会简单地表现在最终的外观和风格上,而应该是那种需要人们仔细观察之后才会发现,然后会心一笑的那一种。
B:你有没有特别喜欢的材料?
A:我个人很喜欢线形的材料,例如细钢管,这种材料可以很直接地将手绘的形状表现出来,表现力强而且单纯。我也喜欢玻璃,它让人感觉透明而有生命力。另外,原木也是我很钟爱的,虽然它们在制作与处理方面会涉及非常复杂的工艺。总而言之,我喜欢持久的材料,它们因为时间的流逝而产生不同美感。我这二十年来所设计的产品中,有 90% 至今仍然在生产。我一直坚信,虽然可长久使用的设计产品价格贵,产量小,但是在质量上绝对是最有价值的。我们人类的本性似乎就是在尽可能快地追逐利益,在我看来虽然经济利益上的成功并没有错,但我自己还是喜欢慢一些,更注重慢一些却更有价值更多分享的发展方式,因为这样才能对所有人更有益。

线性材料是 Alfredo 十分钟爱的一种材料,因为可以直接将手绘形状表现出来

B:近期有没有想要设计什么新东西?
A:我在中国看到很多电动自行车,那种加长的座椅非常实用,可以带家人或者放东西,所以我想我可以设计一款在苏黎世用。我还希望有一天可以设计汽车、游艇、手表等等那些我从未设计过的东西。
B:你记忆中的童年是怎样的?
A:当时外公经营着一家旅馆,父母也会在餐厅里帮忙,所以我在厨房里的时间是最长的。食物与音乐、绘画一样,都很重要。但是童年熟悉的记忆并非食物本身,而是围绕着食物的气味、声音以及母亲每天亲手写的菜单。我非常喜欢那种环境和氛围,现在还记得自己在厨房里把平底锅当作鼓来敲的场景。当然,童年对于我来说,还有许多其他的回忆,现在的设计中,很多灵感也是来自它们。当我 13 岁时,全家搬去瑞士,母亲告诉我只可以带上一件自己的宝贝,于是我就拿了我最喜爱的小铁皮车玩具。这辆小车我保存至今,它的蓝色至今仍是我最喜欢的颜色。

从 13 岁离开阿根廷时就跟随 Alfredo 至今的蓝色铁皮玩具车

B:你有什么特别的爱好么?
A:我喜欢收集有趣的小东西,一个餐厅的筷架,一张好看的纸片等等,只要让我觉得戳中内心,我都会留下。
还有旅行,去不同的新的地方让我重新充满活力。就像这次来上海和北京,我就看到了许多新的东西,一些在苏黎世不可能看到的东西。这些都可能带来灵感,或许可以用到不同的设计中去。我一直认为观察是最好的思考方式。就像你们现在采访我的时候,我却注意到你们身后墙上那两个一模一样的电源插孔,因为不同的位置看起来好像两张不同表情的脸。
另外,和家人在一起的时候,我非常喜欢切菜以及熨烫衣服这种家务,看似简单机械的重复动作,可以让我放松,重新唤醒大脑。

Alfredo 在日常生活中会收集很多小物件,从各种色卡、杂志页面到小摆件等等,这些收集给予了他各种新的灵感,在他的作品中得以有趣的体现

在上海餐馆发现的小狮子筷架,这是他最新的收集

B: 你有什么梦想么?
A:我一直梦想为孩子们画一本书,真正的书,不是插画风格的那种。我非常喜欢孩子,而且觉得自己内心深处有很大一部分空间是留给孩子的。我和妻子曾经失去过一个小孩,至今我们仍会悲伤。所以我希望这本书讲的是一个没有开始也没有结束的故事,这样,就可以永远延续下去。这里面一定会有对那个孩子的思念。今年我满 50 岁了,这书也是给我自己的礼物。我觉得,有梦想才能让我们活得更有动力。看着孩子们渐渐长大,我对他们也有不少梦想,比如希望他们能找到喜欢做的事情,希望他们今后对自己的事业有与我一样的热情。

给遇到的几乎每一个人画画作为礼物,是 Alfredo 的习惯


25hours 酒店:中的苏黎世

苏黎世的 25hours 酒店是 Alfredo 在他 20 多年的设计生涯中所遇到的最为复杂的项目。他和他的团队不仅包揽了整个酒店室内设计,还负责了软装部分的各个细节,他甚至特意为这所自己的“dream hotel”设计了椅子、地毯、窗帘,甚至还有门把手等等超过 60 种以上的新产品,耗费了 3 年左右的时间才将整个酒店完美交付。作为一个苏黎世人,他将心中的家乡用自己的设计表达了出来。

浅蓝色的主色调和原木材质十分搭调,给人安静舒适的感觉

由于工作关系,Alfredo 经常出差旅行,所以酒店对于他来说就成为了一个很关注的问题。“很多标榜设计酒店的酒店其实非常不舒适,他们只是把看上去酷炫的东西放在了酒店的空间里,但是实际客人在入住时,这些视觉冲击反而成了生活的障碍。”于是,在 25hours 酒店的苏黎世分店的项目找到他时,他毫不犹豫地接了下来,打造起了属于自己的“Dream Hotel”。
整个酒店共有 126 套客房,分为银、金、白金和 Häberli套房的四种类型;公共区域则包括大堂、lounge、餐厅、酒吧、宴会会议厅以及位于顶楼的桑拿。这个包揽了整个酒店室内设计以及各种软装细节的项目是 Alfredo 和他的团队在设计生涯中遇到的最为复杂,最为耗费时间和精力的工作,原本预计 5000 个工作小时完成,最终却花费了三倍的时间。“我想这个酒店叫 25 小时是有道理的,我们真的太忙了,一天 24 个小时绝对不够用。” Alfredo 开玩笑道。不过,也因为如此,酒店成为了他的设计与新理念相融合的最佳机会。
在整个酒店中,他不仅加入了他与一些知名品牌合作的成功产品,也尽可能为酒店创造了各种全新的设计,总共有 60 余件来自 Alfredo 及其团队的设计呈现在最终完成的酒店之中,包括窗帘、地毯、灯具、座椅甚至门把手和衣架等。问及 Alfredo 对哪一个设计最为印象深刻,他笑说:“每一个设计都花了我们很多的心思,好玩而且实用,希望你们有机会能够去到实地感受,我很希望能够知道你们最喜欢的是什么。”
无论是客房还是公共区域,每一个平方厘米都有设计。“我想设计从 A 到 Z 的所有东西。”他说,“我希望赋予这所酒店灵魂,而不是只在这栋楼里放一些漂亮的摆设。这里应当既有面向世界的开放视角,又能让人体验被保护的安全感,同时更不缺乏多样性和灵活性。在这里,每一个点都物尽其用,同一个空间里,各种不同的元素被尽可能复合运用了起来。”

电梯间等各种公共空间,有各种 Alfredo 的手绘,十分趣致

和常见的北欧设计师的设计作品最为不同的,应当是 Alfredo 在整个酒店空间中对于色彩的运用。所有的客房都按照色彩划分,每一个楼层有一个属于自己的主题色彩,紫色、蓝色、绿色、红色,鲜艳却有节制,在营造活泼愉快的气氛的同时,也保证决不会影响客人的休息。而公共区域的颜色运用,较客房部分更大胆和丰富:大堂区域的屋顶以及楼梯墙面部分采用了大面积的红色,配以 Alfredo 喜爱的线条状灯管,如同红色天空中的流星一般特别。

紫色的家具配以红色的特制地毯,整个房间充满活力却又不过于夸张

2 楼 lounge,大幅地毯由多种鲜艳颜色的色块图案组成,这个提供免费 Wifi 的公共空间,不仅面对酒店的住客开放,同时也对于其他任何当地人以及游客开放,所以在上午,经常能够见到苏黎世当地的年轻人在这里一边吃早餐一边上网,将住客与当地人的连接变得紧密了许多。

地毯上的植物图案也经过精心设计

而顶楼的桑拿房则十分别致地选择了粉红色,这种经过反复斟酌之后定下的粉红色,配合原木的设施,没有任何人想象中的违和感,反而利用颜色反光,将整个空间,甚至于透过玻璃望出去的景色,都映衬得十分美好。
在这家 25hours 酒店中,绿色植物处处可见。虽然对于亚洲国家来说,这是一个很容易实现的事情,但由于北欧的人工费用很高,大量绿色植物就等于需要很精心的日常护理,增加植物也就意味着不仅仅是前期的一次性费用,酒店将要长期付出很多的人工费用在这一部分上。
不过,Alfredo 认为这一点不可做任何妥协,有植物的空间才会有真正的生命力,最终说服了酒店管理层。
整个酒店中最值得一提的应当就是 Alfredo 依据酒店所处地所特意设置的各种小细节,由于苏黎世是他的家乡,所以他通过各种精心的小设计,展示出了他个人心目中的苏黎世,而他的平面设计师妻子也加入这个有意义的工作。“我不想直接告诉别人这里有什么,应该去哪儿参观,我喜欢通过各种有趣的细节设置让大家感到好奇,从而主动去了解更多。”酒店附近便是苏黎世湖,Alfredo 设计了特别的窗帘,悬挂在餐厅等公共空间。
这些经过激光切割的新型面料,表面布满了直径只有半毫米的线条图案。当户外阳光正好的时候,就会把天鹅、船只、摩托艇、鹅等光影投射在木质地面上,十分梦幻美好,连设计师本人第一次看到实物时都禁不住感动到差点落泪;当地有五座大教堂,于是他设计了这些教堂的模型,加上了不同的色彩,布置在酒店大堂以及很多角落;特产巧克力和奶酪火锅等也成为了小装置,具体有形地呈现在了大家的面前。

经过激光切割的特制面料,做成窗帘后,能够让阳光转变成图案投射在室内地板上

而 Alfredo 的幽默感更是让人忍俊不禁,酒店各处有着各种有趣又一语双关的词句,等待着客人去发现。例如客房保险箱里,写着“直通瑞士银行”。镜子边写着“我是一面诚实的镜子”或者“这里是世界的中心”。客人乍一看到可能会呆住,过一会儿才意识到这只是一个玩笑。餐厅的地面甚至被铺设上了很多的硬币,“大家都觉得苏黎世很有钱,弯腰就能捡到万两黄金呢”。
对于客人来说,在酒店内度过时间最多的则还是客房部分。Alfredo 童年的南美经历和北欧的学习基础,让自然活力的氛围与简约的功能性在每一个客房都近乎完美地展现。符合人体工程学的家具、缀满各种植物以及几何图案的特制地毯、设计面料的窗帘、Alfredo 的各种手绘画作……各种细节相得益彰。
正如 Alfredo 团队的设计主题—“来自家乡的微笑”,强烈的艺术及设计效果不仅停留于 25 小时酒店内,同时也希望带领入住的客人更多地了解苏黎世这座城市的景致,而不仅只是停留于关于瑞士的银行和手表等这些固定概念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