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Alan Campbell、Cris Prystay、Chip Rolley、Margot Cohen/《华尔街日报》 译/ 于连
  虽然女性是十分优秀的学习者,但在高球场上,女性是“受害者”。你永远看不到哪个女性走到一名男性身边对他的挥杆动作做出纠正,但反过来的情形却常有发生。因此在学习高球的过程中,女性不仅要学习这项运动的基本技术,还要学习如何摆脱来自男性的隐形威胁,自己掌握这项运动的主动权;冲浪运动则帮助独立、有主见的女性远离城市喧嚣与事业压力,让她们发现很多新想法;而多数滑雪基地都配备了商店、酒吧、餐厅、各种娱乐以及SPA 馆等适合女性全面放松的设施,让优秀的事业女性在这里全面充电,焕然一新后再次投入人生的战斗;厌倦了当户外运动的“电灯泡”?加入女性徒步旅行团吧,多数女性能在旅行中建立友谊。
  高球场上掌握主动权
  看看世界排名,你就会发现一个很明显的事情是,亚洲最成功的高尔夫球选手多数是女性。
  截至2 月中旬,世界排名前20 的女性高球选手有9 位来自亚洲。其中6位来自韩国,两位来自日本,还有就是刚满20 岁、世界排名第二的中国台湾的高球新秀曾雅妮。来看看男性高尔夫球运动员的世界排名——前20 位中,只有排名第四的斐济选手维杰·辛格来自亚洲。
  职业高尔夫球选手的战绩,或许是亚洲女性对这项运动产生热情的推动力之一。新加坡专业高尔夫球教练艾玛·波说,她的学生中女性占50%,而这个比例还在提高。但是,许多女性学习高尔夫压力很大,因为她们身边的男性球伴总要一副擅长状地对她们的技术动作作出指导。
  女性是很优秀的学习者,美国著名高球教练辛迪·瑞(Cindy Reid)说,但是她们也是高尔夫球场上的“受害者”。你永远看不到哪个女性走到一名男性身边对他的挥杆动作作出纠正,但反过来的情形却常有发生。
  辛迪·瑞在中国广东省开设了一家高尔夫球会,她说,在她的课上,甚至有不少男性会插进来打断她的授课,对她的女性学生的动作作出纠正。她将这种举动归结为男性心理怪癖的一种表现,“男人都想帮助女人”,但就辛迪·瑞所见,这些男性所提供的免费意见几乎都没什么营养。
  曾出版《辛迪·瑞女子高球完全指南》一书的辛迪·瑞认为,对女性而言,学习高尔夫过程中,不仅要学习这项运动的基本技术,还要学习“如何摆脱威胁”、“如何自己掌握这项运动的主动权”。在她看来,高尔夫是帮助女性健身并提升自信的好方法,它既是一项运动,又是一种权力工具。这个意义确实让不少女性受益匪浅,来自香港的市场营销咨询师何雪莉就是一例,她说:“上了一堂课后,我就相信辛迪可以帮助我克服我在和男同事一起打球时的心理压力。”
  高球教练艾玛·波曾是业余高球选手,代表新加坡参加过东亚运动会,谈及这项运动,她的观点与辛迪瑞不谋而合,“高尔夫需要高度集中注意力并树立明确的目标,它能帮助女性建立自信心。”上海大都会高尔夫俱乐部的教练丁向洁(音)说,她认为亚洲女性的心理素质比男性更适合高球运动,因为男性总急于求成,而女性比较稳扎稳打,“女性学员似乎更明白不在乎输赢反而会取得更大成就的道理。她们打球时更放松,乐于接受指导。”
  从生理的角度上说,尽管女性总体而言没有男性强壮,但是身体柔韧度却好很多,而且女性身材重心低,下肢力量比男性好,这对挥杆动作很有帮助, “力量就是从这儿来的。”丁女士说,“学会利用转身发力比上肢力量强更重要。”
  奢华女子冲浪
  达芙妮·谭并没把自己看作是运动型女性,但她由此在寻找独自出行的去处时选择花一周的时间去学冲浪。
  来自新加坡的达芙妮·谭今年31岁,在香港一家酒店集团供职,她说她非常想给自己放个假,离开城市生活的喧嚣,甚至,离开她自己,“我考虑过独自去某个度假胜地呆一周,但是后来我想我应该无法忍受独处的无聊,三天都不行,别说是一周了。”
  寻找去处时,她特别留心找一个度假的主题,最好还能让她结识新朋友,她碰巧看见了冲浪女神度假村的广告,广告里说这个度假村在巴厘岛水明漾,为女士们提供了一个安静、休闲的“女儿国”。达芙妮随即联络了度假地的创办人切尔西·亨特利,了解了情况后,她决定一头扎进这个她之前完全不了解的新世界。
  “结果事实证明这里太棒了。”达芙妮说,“我太喜欢了。我们每天冲浪三小时,那里的培训课程让冲浪变得很容易。每天早上都做瑜伽,我还认识了一群很棒的姑娘。”
  冲浪女神度假村5 年前由亨特利创办,每年组织15 批学员集中来巴厘岛培训兼度假8 天,每批学员都由八九位女性组成,活动内容包括冲浪课、瑜伽课、健康饮食、SPA 以及周边的短途人文旅行。参加这些活动包括住宿、打包费用一共2185 美元(与其他学员合住双人间)或2785 美元(住单人间)。
  亨特利1970 年代在东南亚长大,她的父亲从事的是制药业,在印尼、新加坡和菲律宾都呆过。在加拿大念完大学后,亨特利回到了东南亚。1997 年住在巴厘岛时,她在一名前职业女子冲浪运动员的指导下学会了冲浪,当时,看着巴厘岛美丽的海滩,她产生了以教人冲浪为业的念头,“那是5 年前,冲浪的女子最多就一两个。供男性参加的冲浪俱乐部倒是很多。我想,我们为什么不可以教女性冲浪?而且课程还可以安排再奢华点。”
  早上瑜伽课是为下午的冲浪课做准备,帮助学员们放松、集中注意力,并且培养平衡感。冲浪课由印尼当地的专业冲浪培训师教授,平时配合考察当地风土人情的人文旅行。亨特利说,她的俱乐部跟一般男性玩冲浪的形式很不同,“男人们就只是冲浪、冲浪、冲浪,洗个冷水澡,再喝杯啤酒就完了。”两年前,她又开设了一个类似的俱乐部名叫“潜水女神”,就是把冲浪课换成潜水课。
  参加这个俱乐部的有来自美国、澳大利亚、英国、日本、新加坡和中国香港的女性,年龄在20 岁到40 岁之间。多数都像达芙妮一样,是独自前来的。“我当时正处于事业瓶颈期,在那里遇到了一群成功女性,我的室友跟我一样大,在事业上跟我碰到了相似问题,还有一个同组的女性,正在进行为期两年的世界旅行。”达芙妮说,“那对我来说是一段特殊的经历,我遇到的这些人为我提供很多新想法。”后来她还一直通过电邮与那些伙伴联络。
  求稳的滑雪训练
  要观察男性女性的区别,把他们放到滑雪坡道上就行了。“女性求稳。”来自加拿大温哥华的滑雪新手者克莱尔·罗伯顿说,“我们怕犯傻出错。”
  罗伯顿是一位牙医,最近从英国搬到温哥华,她的丈夫是个超级滑雪爱好者。“既然我都来到加拿大了,就应该试试滑雪。”她说,学滑雪的地方不少,但一般学员都是热衷于练习高难度的花样动作、表演欲旺盛的男性。新手碰到这种场面,难免紧张,放不开手脚。
  女性滑雪训练班最早出现于1970年代,女权运动让女性身影出现在各种体育项目中。洛克西女子滑雪训练营由专门生产女性滑雪用具的商家赞助,很快吸引了罗伯顿的注意力,“这环境很不错,学员都是女性。”
  这个训练营为各种水平的滑雪爱好者开设培训课程,有零起点班,也有专业班。罗伯顿认为,在女性的包围中学滑雪感觉很不错。“压力没那么大。”她说,“摔跤很让人很难堪,但是在一群女性面前摔跤,就没什么大不了的。”
  训练营的负责人安妮克·尚普说她就是想要制造一种让女性更舒服的氛围,当然,这并不意味着训练本身会偷工减料,“这绝对不是面子工程。”她说,很多女性胆子都很大,只是不愿给自己太大压力。”
  当然,滑雪课不只是从滑道上俯冲下来的那一瞬间,多数滑雪基地都配备了商店、酒吧、餐厅、各种娱乐设施以及SPA 馆。洛克西女子滑雪训练营也如此,此外还有不少女性主题活动,比如水疗、品酒会,甚至还有滑雪时装秀,以及夜晚的焰火表演。
  特别独立的徒步旅行
  去年9 月去不丹旅行时,阿帕娜·帕尔·查乌汗曾经在陡峭的岩壁上速降,为的是抵达山谷中的佛教圣地“虎巢”。当时她又害怕又兴奋,同时还有点轻松的感觉——幸好她没带家人一起来。
  “我丈夫所喜欢的旅行方式就是喝喝啤酒、休息休息。”44 岁的新德里祝福阿帕娜说。她的那次冒险之旅由“女子旅行癖”(WoW)组织,这个组织2005 年成立于印度新德里,组织女子参加徒步旅行活动,目的地包括意大利、南非、中国和埃及,当然也有印度国内的徒步旅行胜地,比如拉贾斯坦邦和喜玛亚拉雅山脉等。
  阿帕娜说她的丈夫很传统,2007年,当她告诉他想要扔下家人随团员去希腊和土耳其旅行时,他吓了一跳。但是在印度,阿帕娜这样的女子越来越多了。看到这个趋势,50 岁的塞纳帕迪女士发现了商机,创办了这个旅行组织。这可不是什么背包客团体,参加活动花费不低,去喜马拉雅山登山花费需825美元,去南非看鲸鱼需2675 美元,“我们并不提供很奢华的服务和美食美酒,但舒服的床和洗浴设施是必需的。”
  塞纳帕迪女士过去曾是旅游杂志的作者,多年的周游经历中,她发现,印度的旅游业对单身的女性旅游爱好者“很不友好”,比如单人房收费过高,对女性婚姻状况调查太仔细等等。WoW这个组织就让单身女性游客合住一个房间。
  参加活动的旅行者年龄从20 多岁到60 多岁都有,这些女性大多都能在旅行中建立起友谊。“我可不想参加那种家庭团、情侣团。”58 岁的斯里瓦斯塔娃说,她的丈夫于1992 年去世了,“多年来,我都得被迫当‘电灯泡’,我厌倦死了。”
  不少高端旅游公司也开始打起了女性游客的主意。美国豪华旅行社Abercrombie & Kent 每年都会推出几个10 人团,项目涉及科罗拉多河上漂流、在非洲东部打猎等。拿后者为例,具体活动项目包括肯尼亚和坦桑尼亚的女性文化活动,探讨当今马萨伊女性的地位等。蒙大拿一家名为“冒险女性”的旅游组织,每年都会组织20 个惊险旅游团,要么去阿拉斯加看北极熊,要么去巴布亚新几内亚探险,或者去澳大利亚著名的大堡礁潜水。
  1990 年代,拉基·切特利和她的两个姐妹妮基和迪吉在尼泊尔经营着一家客栈。来往的住客经常向她们抱怨当地导游爱酗酒、不负责任。三姐妹于是合力开办了“三姐妹冒险旅行社”,为女性游客提供旅游服务,她们同时开办了非营利性组织“尼泊尔女性权力组织”,培训当地女性成为专职导游。过去,尼泊尔当地的女性一般不敢从事旅游业,怕受到嘲笑,现年42岁的拉基·切特利说,1990 年,她在喜马拉雅登山学院的经历慢慢帮她拥有自信。过去14 年,切特利姐妹创建的组织已经成功对700 多名当地女性进行英语、导游知识、领导能力方面的培训。
  51岁的克里斯汀·斯塔普顿是一位来自澳大利亚的会计主管,她参加了切特利姐妹的旅行团后说:“我喜欢与女性在一起旅行时的自由感受。不需要面对男性的批评和指导,我们感觉特别独立,有能力应对一切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