隐匿在英国乡村,周围是一望无际的绿地,校舍如唐顿庄园般充满古老韵味,国家公园就是学校操场……英国有大约 500 所私立寄宿学校,它们宛若世外桃源,可以招收任何国籍的学生。近年来,随着中国低龄留学潮升温,去英国读高中,成为中国家长的又一热门选择。近日,《外滩画报》记者前往英国实地探访了七所私立寄宿中学。其中一位校长这样评价英国的中学教育:“我们既培养专才,又培养全人。”(图:英国基督公学至今还保持着建校时的传统:每天中午,全体学生在校乐团的演奏声中,步操进入食堂就餐)


每个上学日的清晨,从宿舍通往教学楼的一条小径上,哈罗公学(Harrow School)的男生必须佩戴绑有深蓝色丝带的硬草帽,见到老师后需脱帽行礼。时不时你会发现草帽底下,是一张张黑眼睛、黄皮肤的亚洲脸!
据英国私立学校协会统计,目前英国私立学校的海外学生有两大群体:欧洲学生占 38%,中国大陆和香港学生占 37.2%。截至 2014 年 1 月,在英国私立中学就读的中国大陆学生总计 4381 人。自 2007 年起,每年递增数百人。
“到法国寻找香醇美酒,到意大利观赏名胜古迹,而来英国,就是要给孩子最好的教育。”胡润百富榜创始人胡润(Rupert Hoogewerf)指出。这位伊顿公学校友说,许多中国富人都相当青睐英国私立学校,希望送子女过去寄宿学习。
位于马恩岛的威廉国王学校校长马丁·汉弗瑞斯(Martin Humphreys)告诉《外滩画报》,尽管英国只有 7% 的学生选择私立学校,但每年牛津剑桥录取的新生 50% 来自私校;全英 80% 以上的重要职位都由私校毕业生担任。查尔斯王储和他的两个儿子、首相卡梅伦、前首相布莱尔、伦敦市长鲍里斯·约翰逊,以及众多演艺明星、作家都毕业于私校。汉弗瑞斯校长本人也毕业于伊顿公学,后在剑桥大学取得硕士学位。
2012 年伦敦奥运会,38% 获得奖牌的英国运动员都毕业于私立中学。
英国私立学校又称“独立学校”。相比公立学校,它们往往有更好的师资,更强调学生对古典文化的学习,也更加看重学生的自身修养。从历史上来看,以伊顿公学为首的“九公学”不仅出过几十位首相,也是皇家子弟的必选。伊顿、哈罗等名校,更被视为牛津和剑桥的预科班。
根据记者了解,去英国私立寄宿学校读书价格不菲。每年学费大多高达 2.5 万英镑至 3.3 万英镑(1 英镑约合 9.7 元人民币),此外还需支付课外活动和出国旅行费用。置装费也不便宜,一套“伊顿生”的行头,包括黑色燕尾服、白色衬衫、圆领口、黑色马甲、长裤和皮鞋,售价为 700 英镑。

哈罗公学学生每天上学路上都会带着标志性的圆草帽

夕阳下的伊顿公学,这所学校坐落的伊顿小镇,毗邻英国女王居住的温莎小镇

注重特长
“申请英国‘牛剑’,更看重专长。”今年刚从英国寄宿中学毕业的牛津大学新生王辰凯告诉记者,英国大学本科阶段比较重视学科教育,而非美国大学倡导的“通识教育”。所以,在英国中学读书的最后两年,学生需要明确自己未来的专业方向,并朝这个方向学精、学深、学透,才可能被知名大学录取。
目前,大部分英国中学的 12 和 13 年级(相当于中国高二和高三)提供 A-Level 课程。学生花两年时间,仅需学四门课程。这样“少而精”的课程设置,目的是让学生把所学的四门科目变成“强项学科”,为大学学习打好基础。
而在英国私立中学的 10 和 11 年级提供 GCSE 课程,英语、数学和科学课为必修课目,外加四门选修课。以基督公学(Christ’s Hospital School)为例,学校提供四五十门选修课,学生可以选择中文、拉丁文、古希腊文、西班牙文、德文等语言类课程,以及大量艺术和体育课程。
16 岁的香港女生 Chelsea 目前就读该校 11 年级,她选修的是音乐、戏剧、工业设计和体育。
尽管名义上是“选修课”,其实每门课学起来一点也不轻松。Chelsea 选择的体育课,需要在两年时间内掌握四门技能:竞技类运动、球类运动、救生技能训练和裁判训练各一项,她选的分别是游泳、女子篮球、水上救援以及羽毛球裁判,这样一来,她每年都要从事大量的运动。
她介绍说,自己从 4 岁开始游泳,一直很珍惜这个特长,未来两年 A-Level 课程也会选择“体育”;“到时候,体育的重要性,和其他三门主课是一样的。”
香港男孩 Crispin 从 3 岁开始学钢琴。在基督公学就读 10 年级的他,选择了音乐、中文和地理。尽管只有 15 岁,他已经决定把音乐当作一项特长来发展。
基督公学曾被英国国家电台古典音乐频道评为“全英最好的非专业音乐学校之一。唯一能与之媲美的只有伊顿公学”。
“培养学生的音乐才能,是教育的一部分。它不仅培养一个人的性格气质,还可以帮助学生培育长久的兴趣。”学校音乐主管蒂姆·卡拉汉(Tim Callaghan)告诉记者。当时他正在学校教堂——全欧洲中学内最大的木顶教堂中,指导四位学生提琴手练习柴可夫斯基的一首曲目。
这位已在学校任教 19 年的音乐主管毕业于英国皇家音乐学院,曾任职伦敦芭蕾舞团。
基督公学的音乐资源,可以用“星光熠熠”来形容。8 名全职音乐教师,40 位专业音乐家顾问,他们大多住在伦敦,每周来校 1 至 2 次上指导课。全校每年开设 600 个个人乐器班,150 位学生在校参加管弦乐队,170 个学生学习钢琴。学校还为 9 至 12 年级学生设置音乐奖学金,无论是学风琴还是唱歌,只要成绩拔尖就可以申请。与专业音乐学校的不同之处在于,基督公学会帮助许多零起点的学生学习乐器演奏。
根据蒂姆介绍,学校每年都有学生考入皇家音乐学院等专业艺术院校。尽管“半路出家”,艺术造诣却丝毫不输从专业艺校出来的艺术生。

英国公学非常重视学生的运动精神培养,其中不乏一些冲撞性的运动。伊顿公学的学生还发明了属于自己学校的特殊运动:“伊顿五人”

宿舍文化与“全人教育”
和美国大部分私立寄宿学校的“周寄宿制”不同,英国大部分私立寄宿中学,特别是温彻斯特公学、伊顿公学、哈罗公学等均为“整学期寄宿”。无论是英国学生还是国际生,学生每隔三周才能回家一次,其余周末一律住校。
它们的宿舍打破了年级的界限,13 至 18 岁的学生混住。学生以宿舍为单位,构成了丰富多彩的学院文化。记者发现,这些私立寄宿学校的每栋宿舍楼内都有一到两个客厅,里面有电视、钢琴、图书等休闲娱乐设施,是非常好的社交场所。学生可以在这里结交伙伴,发展朋友圈子。
哈罗公学共有 14 栋三至四层的宿舍楼,遍布整个哈罗镇,除了校长之家,其他宿舍分别住着 56 到 72 名学生。
“每栋宿舍的文化都和它的舍监有关。比如我的舍监采用‘散养’,学生比较自由张扬,而隔壁宿舍舍监比较严肃,有些工作狂,学生整体气质就比较内敛。”曾在哈罗公学就读的王同学告诉记者。
英国的“舍监”(House Master)与美国寄宿中学的“宿舍家长”(Dorm Parent)不太一样,后者主要负责照顾学生的生活起居,而英国寄宿学校配有专门的生活老师和助理,舍监扮演班主任和家长的双重角色,一旦学生受伤生病、学习状态不好或有心事,都属于舍监的工作范畴。
在不少寄宿中学里,舍监的行政地位和副校长平级。在哈罗或伊顿等知名公学做舍监,更是一种荣誉象征,标志着一个教师有很高的专业水平。
基督公学副校长汤姆·劳森(Tom Lawson)曾担任过温彻斯特公学的舍监,本身又是学术精英,拥有牛津大学的政治、哲学和经济学硕士学位。
37 岁的汤姆告诉记者,帮助孩子们发掘潜力、找到特长,是舍监成就感的来源:“我们的目标不只是培养一群学术能力超群的人,而是培养‘全人’。”
当然,在名校当舍监门槛很高。首先,年龄不能太小,否则可能经验不足,也不能太大,否则容易产生代沟;通常,舍监也是教师,需要在学校教至少两门科目的课。汤姆从 1998 年就开始教授人文学科及经济学。光会教书还不行,舍监还要懂得和学生玩在一块儿,帮助组建学生社团,汤姆就曾兼任过橄榄球和板球教练。
知名华裔马术运动员华天毕业于伊顿公学。这位中英混血儿当年在伊顿的舍监普尔在接受采访时曾表示,2007 年华天入围 2008 北京奥运会后,他全力支持华天休学一年——伊顿公学近 20 年来的第一次。
不过,普尔也坦言:“我的引导并不总是成功。有些孩子找不到自己的潜力所在。而这些,是中国家长无暇顾及的。”

中国的英国私校热
英国公学被称为“教育的活化石”。诞生于 1382 年的温彻斯特公学是英国第一所公学,开创了英国公学教育的历史。“公学”的含义是指面向所有公众,而不是只面向教会的宗教学校,另一个含义是区别于当时请家庭教师的私人教育模式。在 1612 年前创建、人称“贵族摇篮”的九大公学中,以伊顿公学、哈罗公学、温切斯特三家的声名最为显赫。今天的英国公学体系,已从最初的九所发展到 1986 年注册的 500 多所。
作为典型的精英教育,公学的规模几乎都很小。哈罗公学只有 800 名左右的学生,伊顿公学也不过 1313人。近年来,曾经高高在上的英国公学,出现越来越多亚洲学生的身影。其中,最积极的来自中国。他们大多来自香港,或者拥有多元化成长背景的大陆人。
哈罗公学前校长伯纳比·列侬分析说,移民家长往往比本地家长更看重英国的私立教育。外国家长都希望子女能进英国顶尖大学,比如牛津、剑桥这样的世界名校,而进入私立学校,在他们看来,是一条比较靠谱的“捷径”。
另外,海外家长更欣赏私校的教育制度。列侬指出,私校毕业生在英国的律师、医药、法官等行业都占压倒多数,表演、体育和音乐也是他们的特长。近年来,私校毕业生甚至在自主创业方面也占优势。
一位将两个儿子送去英国读公学的中国母亲告诉记者,英国公学的魅力不仅在于把孩子培养成“谦谦君子”,更重要的是教会他们一种社会责任感;“荣誉越大,责任感就越大”。
尽管越来越多中国学生涌入英国公学,但在英国本土,私立学校的教学制度却被不少人诟病。前罗丁女校校长弗朗西斯·金女士曾表示,学校目前仍是单性别教育,但国内的趋势和诉求是走向男女合校。
英国《每日电讯报》也指出:寄宿制学校在大英帝国最辉煌的时候很流行,却不符合现代人的观念;“现在的家长都希望孩子能在家陪自己,所以从整个英国来看,寄宿制的私立学校实在是太多了”。

一名英国公学的老师正在向学生演示科学实验

独特的基督公学
1886 年出版的《公学年鉴》列出了 25 所公学,基督公学名列其中。该校创办于 1552 年,创办人为国王爱德华六世。校名中有一个单词“hospital”,在拉丁文里意为“慈善”。400 多年过去了,基督公学仍是一所具有慈善性质的寄宿中学,全校 1/5 的学生完全免费就读,其他学生也能获得不同程度的资助。和其他古老公学一样,它以学生优秀、传统古老和非常特别的“蓝袍校服”闻名。
基督公学位于英格兰西赛克斯郡霍舍姆以南的郊外,距伦敦市中心和希思罗机场仅一小时车程。徜徉在 1200 英亩田园风光的校园,你仿佛穿越回中世纪。
13 到 18 岁的男女生,三三两两地走过。他们身穿深蓝色大袍、衬衫、领巾,下面是长及膝盖的黑色马裤、黄色长袜和皮鞋。偶尔还会看到有一些学生的长袍胸前似有 12 粒硕大银色纽扣,代表最高级别的优秀学生的校服。
如果在公共场合穿这套服装,很可能被海外游客认为是修道士或牧师。“刚开始穿,我觉得太厚了,甚至被压得喘不过气。”去年 9 月从香港转来读书的男孩克里斯潘告诉《外滩画报》,“但是,你天天穿,也就习惯了。”据师生介绍,基督公学的校服是世界上最古老的,可追溯到许多个世纪前的都铎王朝。这也使得该校学生有别于其他任何一所公学学生。古老的校服为霍舍姆基督学校赢得“蓝袍学校”的昵称,该校学生则亲切地称呼蓝袍为“家中一宝” 。伊顿毕业生叫做“老伊顿”,哈罗毕业生叫做“老哈罗”,而基督公学毕业生则被称为“老蓝袍”。每位学生入校,第一件事是“借校服”,随着逐渐长高,可能需要去校园内的衣柜部门更换大一码的校服。
用现代人眼光看,“蓝袍”校服显得那么与众不同,但在基督公学学生眼中,它代表一种古老的文化传承。蓝色长袍又叫“豪斯袍”,夏天穿着很热,冬天又很冷,通风很好。毛织裤子刚开始穿上时,会觉得奇痒无比。袜子也是又痒又热。“它代表一种绅士品格。当每个人都穿的时候,你就不会觉得自己看上去有多愚蠢。”
基督公学创办于莎士比亚出生那一年。除了独一无二的校服外,学校还有很多非常古老的传统,一直传承至今。
比如,每天中午用餐时间,全体学生都会参与“步操行进”:200 多名鼓号队成员一边奏乐,一边从中心操场的一端走向餐厅大门。全校学生以宿舍为单位组成方队,在乐队的伴奏下,迈着整齐的步伐进餐厅用餐。通常由一个低年级学生走在最前面,手举宿舍旗挥舞,一副雄赳赳气昂昂的气派。
每年特殊节庆,庄严的“步操行进”仪式被移到伦敦市政厅。基督公学学生在仪式结束后,还会拜会伦敦市长。
“保持自己的个性”是公学和每一个学生笃守的信条。2011 年,校长想更换款式现代的新校服,让学生就此投票。结果,全校 800 多名学生中,95% 都希望继续保留传统式样校服。学生们表示,这身经典服装让人们一眼就能认出基督公学的学生,既满足了同学们追求个性的愿望,又给大家带来凝聚力。
据记者了解,学校招生的录取率仅为 20%,每年申请读 7 年级的学生约 450 人,最终只录取 80 人。每年基督公学毕业学生中,12% 可以进入牛津或剑桥,近九成可以进入罗素大学集团的学府。(注:罗素大学集团成立于 1994 年,由 24 所一流的研究型大学组成,被称为“英国常春藤联盟”,代表英国的最顶尖大学)

基督公学的餐厅犹如教堂般庄重,墙上悬挂着创办人——国王爱德华六世,以及其他一些名人、校友和历任校长的肖像油画

穿着世界上最古老校服的基督公学学生


两名“牛津男孩”的英国私校经

两位从上海市重点中学转学到英国高中、最终考入牛津大学的学生都表示,英国中学的求学经历,让他们发掘出学业之外的潜力。

根据《卫报》历年的英国大学排名,牛津大学和剑桥大学总是稳居前二。记者在伊顿公学网站上看到,过去 30 年,每年约有 25% 至 30% 的毕业生考入这两所学校,而哈罗公学毕业生考入“牛剑”的比例为 20%。
近日,《外滩画报》专访了两位从上海市重点中学转学到英国高中、最终考入牛津大学的学生。从学业成绩看,他们是当之无愧的“学霸”。在采访中,他们不约而同地表示,英国中学的求学经历,让他们发掘出学业之外的潜力。

“哈罗让我找到自己的兴趣所在”
不久前,记者在上海见到回国度假的劳伦斯·王。这位 1994 年出生于美国、成长于上海的男孩笑容腼腆、身材健壮。2014 年 9 月开学后,他开始就读牛津大学布雷齐诺斯学院(Brasenose College)物理与哲学专业二年级。牛津大学的物理与哲学研究团队在全英排名第一,在世界上也名列前茅。
如果时光回到三年前,王同学完全不会想到,他会和这些外人看来十分高深莫测的专业结缘。
2010 年暑假,王同学在华东师范大学附中理科班读完高二。那时,摆在他面前的有两条路:直接申请去美国读大学;去英国读两年高中,再申请英国名校。“如果当时直接去了美国,可能就学纯物理了。”
在哈罗公学求学的两年,让他找到自己的真正的兴趣所在。
作为世界知名度最高的英国公学之一,哈罗每年仅在全球招收 10 个 11 年级插班生。这些精挑细选的学生,将在哈罗学习两年 A-Level 课程后,冲击牛津、剑桥等世界级名校。
“由于只有最后两年时光,你刚进入哈罗,就已经是‘半成品’了,所以哈罗特别希望招到对学校有价值的学生。”王同学分析说。
王同学从初中毕业后开始练习马球。一开始,他和爸爸在浙江平湖的九龙山马术俱乐部学骑马,后来又去了澳洲、泰国等地练习骑马、挥杆等。2010 年 11 月,王同学一个人辗转英国多所私立寄宿高中面试。他记得,哈罗面试官对他个人的体育经历特别感兴趣。进入哈罗之后,他加入学校的“马球一队”(哈罗共有三支马球队,一队水平最高),成为哈罗马球水平最高的四名学生之一。
两年哈罗的学习,也让这位在中国标准的理科生惊讶地发现,自己居然也擅长文科。进入哈罗不久,他入选“论文俱乐部”(Essay Club)——哈罗最知名的俱乐部之一。他的舍监是一名政治老师。进入哈罗第一年,他报着尝试态度选修政治学,晚上经常到舍监老师的房间串门,请教问题。很快,他发现自己的学习兴趣越来越浓,后来延伸到对哲学的兴趣,自己买了许多哲学书看。
最终,他决定选择牛津大学的物理与哲学专业。他告诉记者,这个专业对于中国学生来说,属于绝对“冷门”。
同时,哈罗两年的“马球一队”的经历,也让他顺利进入牛津的马球队。今年 7 月,“2014 剑桥杯环亚马球大学邀请赛”在天津举办,王同学参加的牛津马球队战胜了哈佛大学、耶鲁大学和斯坦福大学马球队,获得大赛季军,仅次于伦敦大学队和剑桥大学队。

劳伦斯王同学曾在哈罗公学度过两年美好的时光

“英国的吃苦训练,在中国无法想象”
希德科中学(Sidcot School)是一所非常传统的理科强校,也是较早尝试招收中国学生的英国寄宿中学。全校有 370 名中学生,其中 25% 为国际生,中国学生有 25 人。18 岁的上海男孩余佑任今年 8 月从该校毕业,9 月进入牛津大学 Corpus 学院就读数学系。
和余佑任聊天时,记者发现他特别擅长演讲,完全不像国内理科学霸那样沉闷。他在上海市重点中学敬业中学读完高一后,申请到希德科中学读书,先读一年语言预科课程,之后开始两年的 A-Level 课程学习。

今年进入牛津大学读书的余同学

在希德科中学求学期间,余同学参加了三届全英数学挑战赛。据他介绍,英国的数学挑战分为三个等级,从简到难分别是数学竞赛奖、袋鼠竞赛奖和奥数竞赛奖。第一年,他获得数学竞赛金奖;第二年,跃升为奥数竞赛参与奖;第三年,获得了奥数竞赛优胜奖。
但据他自己分析,之所以被牛津录取,更重要的原因是他手中还握有一个含金量很高的奖项:爱丁堡公爵奖金奖。
爱丁堡公爵奖设立于 1950 年,分为金、银、铜奖。金奖参与者需要在 18 个月内完成五大项目:技能(skills)、体能(physical)、志愿服务(volunteering)、远足(expedition)和居住(residential)。
“一开始,老师鼓励我们报名参加,因为这个奖对申请大学、找工作都有好处。”余同学说,“这是以前在中国从未想过的艰难旅程。”
通过远足,他饱尝风餐露宿的滋味。争夺银奖时,队员还可以走小道和平坦的公路,晚上住野营地。但完成金奖任务时,除了自己烧饭、安营扎寨外,更要命的是,每人要背三四十公斤的被褥、衣服、锅子,每天翻山越岭,走 10 多公里山路,去指定地点报到。如此艰苦的野外生存挑战,一直持续了五天四夜。
“我发现这是一场真正的社会‘生存预演’,可以接触到英国社会的方方面面。我乐在其中,一共参加了两次。很幸运,获得一个银奖和一个金奖。”
今年,余佑任作为爱丁堡公爵奖金奖的获得者之一,被英国王室邀请前往伦敦詹姆斯宫,参加颁奖典礼。